锐体育-球场!中国足球之癌-搜狐体育球场暴力

财经频道 2020-02-1364未知admin

  中甲第7轮,阴影中甲。此轮结束后中国足协共对中甲各队开出11张罚单,创下中甲单轮罚单之最。其中,最有代表性的球场行为发生在与新疆一役,的柯钊对新疆的阿卜杜力艾则孜右腿来了一次侧铲,阿卜杜力右腿腓骨没有骨折,完全是他运气好。深圳队费煜在与天津权键一役中,在第78分钟对权键张诚裆下下脚,费煜动劣,不过与柯钊相比,他略显胆小,最后时刻收力,否则张诚必将重伤。但以上画面,与足协杯第三轮宏兴与苏宁一役中的球场无法相比。根据球迷拍下的视频显示,在补时被绝杀后,宏兴球员,全场追打苏宁球员,甚至有身着迷彩的安保与球员一起追打苏宁队员和工作人员,这种等级的球场,放眼全球,即使非洲和拉丁美洲都很少见到,作为业余队的宏兴,终于让中国足球的球场水平,提升到了世界级的行列!

  宏兴柏润俱乐部从2011年就开始参加足协杯,2012年在第二轮淘汰了延边,打入第三轮;2013年在第三轮淘汰上港,打入第四轮;2013、2014和2016年足协杯,他们均淘汰了卓尔。这支球队的投资商为柏润市政土方工程有限,投资人为陈光华,陈光华还拥有市宏财。陈光华身披10球衣,担任宏兴前锋,而且几乎场场首发,前队长邓圣则是与邓卓翔和曾诚均是同期青年队出生,2014年的队员田晶、张宪和君均来自卓尔队。根据2014年《青年队》的报道《土豪村支书打造职业》一文,2014年,城建投资总额为1500亿元,2016年,城建攻坚五年总投资为4200亿元……每一方从地上挖出的泥土都变成了钱,陈光华和他的乡亲们一直分食着他们这一块。

  2013年足协杯,宏兴用倒地拖延时间、犯规战术将比赛拖到点球,在足协杯第四轮他们如法,但在点球战中输给青岛海牛。在2016年足协杯上,他们本想用这种战术拖跨苏宁,但在最后时刻被戈伟绝杀,之下才有球员联合迷彩斗士苏宁球员的球场。这种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就是失败、金泡汤后的爆发。如果没有这次输给苏宁后的丑陋表演,宏兴队会继续贴着足协杯巨人、爱球村支书纯爷们的球队的标签,甚至未来的足协杯上,卓尔还是会见其就输。宏兴这支球队习惯创造。

  宏兴与苏宁一役赛后的球场,是中国足球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球场,原因具有独一性,即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土石方和老板球队,试图用倒地和犯规战术将卫冕冠军拖入点球战,未成功后就用解决问题。但这个事件又与的事件具有相同性,即此役中的球场安保没有行使其职责,在很多球场事件中,球场保安均未尽责。宏兴队在足球圈内,影响力比卓尔还大,是业余足球圈的真正强者,正是有这种自信,宏兴球员才敢打苏宁球员,是因为他们,一切都可以搞定摆平。这种球场已经违反了中刑法,但究竟会受到何种处理,就要看警方的作为。

  此外,在中甲第七轮里,也创下了十一张罚单的历史纪录。这一轮中甲中,数队球员失去正常心态,导致行为的增多。这些球队中,即有中甲中上游的深圳和权健,中游的卓尔,也有新疆这种保级球队。如此说来,整个中甲的氛围都是失衡的。原因简单,因为中甲的功利性已超越中超。中超有三个主题,争冠、亚冠名额和保级,对于三分之二的球队来说,保级是主题;对中甲球队来说,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冲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第7轮中甲领下罚单的个人,是这个大时代里悲剧般的物命运,面对无法掌握的命运,只能通过球场行为来发泻。但这些球员,多少还有些职业球员的属性和。象费煜对张诚的犯规,最后时刻还知道收力,而宏兴这些球员对苏宁球员的,是刑法中确定的故意罪,但能不能受到法律真正的追责,则需要执法机关的确定……【详细】

  伦敦东区的WHITE CHAPEL,简称白区,近几年为英国和BBC贡献了两部半基半神探剧,依次是《白血案》与《开膛街》。伦敦东区是伦敦传统工业区,拥有纺织、印刷和家俱制造业,足球运动就在开膛手杰克潜行的伦敦东区展开,在足球运动开展的同时,赛后球迷的互相和行为,成为足球的一部分。毕竟,普通劳工们看不起剧打不起网球,喝着一便士一杯的啤酒或威士忌后,失控的大脑和观看比赛时分泌过多的肾上腺素会自动帮助球迷的大脑做出选择,那就是用斗殴来解决一切争端。西汉姆球迷建立了以足球行为为准则的球迷会,把球场当做一种,这种风格蔓延到北伦敦,一战后,阿森纳和托特纳姆球迷在两队德比战后开始“有组织”,球场终于开始蔓延,并最终由球场外,烧到了球场内。

  在此轮中甲前,中甲联赛收到最重罚单的球员是周寒,这位沈阳东进球员在2010年沈阳东进客战湖南湘涛的比赛后,追打裁判,受到了禁赛一年的处罚。六年后,再看周寒的犯规,球场暴力与郭亮裁判的程度,其实差不多。

  1994年八一队坐阵主场太原迎战广东宏远,是役郝海东单刀时被广东外援克雷格撞翻,郝海东认为是点球,与裁判争执后未受理睬,随即他与克雷格发出冲突,结果形成两队群体推搡式斗殴,事后郝海东和克雷格均被禁赛半年;也是这一年,上海申花主场2-4负于广州太阳神,上海申花球迷雨中倒戈,算是点燃了中国足球职业化后第一次小范围的球迷,程度也仅是赛后在球场外声讨时任申花主帅徐根宝。

  1995年6月25日,足协杯首轮,八一队坐阵主场西安迎战国安,有国安球迷随队前往西安。两队球迷从赛前骂到赛中,然后在比赛互掷杂物,形成了第一次有规模的球迷;本年10月14日,甲B湖南莱芜与火车头一役中,有湖南球迷冲入球场试图裁判,这是第一起有球迷试图裁判事件。1996年6月23日,上海申花主场迎战国安,比赛中,有申花球迷冲入球场推倒球员,此外,申花球迷还点燃了看台上的座椅,这是第一次球迷点燃球场座椅并进入球场推倒客队球员;1999年8月15日沪京战后,球迷赛后主裁,被推搡和打耳瓜,同年12月5日,与辽宁一役后,球迷辽宁队大巴。

  2005年6月4日,河南与青岛一役赛后,两队球迷发生直接冲突,双方就在球场里开始互掷座椅;2007年4月1日,河南主战山东,因对裁判判罚不满,河南球迷赛后了山东球迷大巴,8月26日,山东迎战河南,赛后,输球后的山东球迷连砸四辆河南球迷大巴。2010年8月1日,中乙大连毅腾迎战大连阿尔滨,上半场比赛,一名毅腾男球迷举着火炬庆祝毅腾进球,这导致一名阿尔滨女球迷在看台满场追打,眼看追不上之际,那女球迷突然晕倒休克;最逆转的场面在下半场,当时毅腾3-0领先,那位上半场休克的女球迷突然出现在球场内,飞蹿主裁,主裁躲过后,她又拿着冰红茶怒扔边裁,最终被保安强制带出场。

  以上列举的仅是中超、中甲和乙级联赛球场的一部分,当然,2016年足协杯第三轮宏兴与苏宁一役赛后的球场,突破了以往的极限,这些产生的最重要原因,体现了毫无的球迷对抗以及最直接的情绪发泻。但这不是全部,还有人是抱着法不责众的心态恶意打砸,故意人性中的恶,以求在的瞬间获得满足感和。

  中超联赛里的球场,正在渐渐减少。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中超相当规范,比赛中的安保工作,由和与保安一起负责;中甲联赛里的安保,一般就是由保安们负责;同样,在足协杯里,业余队和中甲队的安保工作,由保安负责。

  宏兴与苏宁一役赛后的球场告诉我们一个事实,法律和规则才是比赛安保的。在中超比赛中,代表着国家的法律,因此无人敢尝试违反,到了足协杯的业余球队身上,球员和保安们认定的法律,是老板的态度……【详细】

  宏兴与苏宁一役的球场,完全是一次角色穿越。宏兴队员把投资商的主体业务土石方工程和工程的角色,搬到了球场中来,这是一次标准的角色定位混乱。上海嘉定诚发对华夏比赛时的那次柯钊式飞铲,是心理扭曲和戾气。不谈球迷,场内的球场行为有三个原因。一是球员压力过大,甚至是心理出现扭曲后出现了恶性伤人动作;二是在双方都有过大动作的情况下,有一方爆发,用球场行为报复对手;第三种情况是,因技术不过关出现的伤人动作。

  回顾本赛季出现的种种情况,可以看到,心理压力过大和心理扭曲,最容易让球员出现恶性动作,在球员球场动作中,这种情况超过了50%;其次,在双方互有动作的情况,火气被激起,导致出现动作,这种状况占到30%的比例。最后,10%的球场行为是由技术不过关而引起的动作。

  在球迷激起的球场中,以2010年中乙大连毅腾与大连阿尔滨一役中飞蹿主裁的女球迷最有代表性,她先是追打对方球迷,在追打无果的情况下晕倒,到了下半场,她竟然在场内连续主裁与边裁。对于这位阿尔滨女球迷来说,球场的安保形同虚设,这个镜头与宏兴与苏宁一役完全相同,不同的是,这次场上的保安只是无法这位半巅狂的女球迷,而到了宏兴与苏宁一役,保安完全成为球场的一份子。

  这也是球场的主要原因。在中超比赛中,和会同时进入球场与保安们一起维持秩序,但在中甲和中乙,以及有业余队的足协杯比赛中,球场维持秩序的只有保安,而且,维持的并不到位。因为保安不具备真正意义的执法权,在比赛中,俱乐部官员以及官员的好友和亲属是可以无障碍进入球场,那位阿尔滨女球迷就属于无障碍进入球场的人。

  象2007年鲁能球迷河南球迷的事件,球场暴力随着一线及省会城市管理越来越严,这种情况出现的机率越来越小。目前,球场正渐渐转向三四线年山东腾鼎俱乐部在中乙半决赛后所发生的来看,作为县级市,腾鼎主场腾州市奥体中心根本就没有安保措施。最后,是特警解决了这次球场。

  宏兴与苏宁一役的球场,若无法得到处理,未来可能会出现一连串球场。可以预计,未来三四年中,中甲和中乙(业余)的主场,因为球场安保不严外加俱乐部管理松懈,最容易出现球迷行为,者,绝不仅仅会是苏宁一支球队……【详细】

  对于球场,以往的治理方法分为两面,球场内的球场,由足协负责解决;场外的球场,有足协和当地共同解决。打个比方,一旦发生主队球迷冲击客队球迷大巴的事件,首先主场的警方会出面客队,其次,足协会对主场俱乐部进行象征意义的罚款。

  再以主场球迷用石块客场球迷一事来举例,一般来说,警方会主队球迷,只要不发生警方的事件,警方在原则上不对球迷进行处理,理论上说,最严重的处理就是对领头球迷进行法律处罚,处罚的依据,是刑法中(修正)第293条《寻衅滋事罪》。尽管有刑法可依,但《寻衅滋事罪》却给出了极为宽松的处理方案,即处五年以下、和管制。最长不超六个月,而管制则是彻底的监外执行。事实上,球迷中,领头球迷受到最重的处罚是行政七至十五天,警方认定领头球迷违反治安条例,但没有触及刑法里的《寻衅滋事罪》。

  事实上,用石块客队球员大巴和球迷大巴,其行为触及刑法。以2010年中甲第19轮谢菲联战沈阳东进一役为例,赛后,成都球迷用石块客队大巴,客队大巴玻璃被砸,玻璃碎片扎入东进球员冯绍顺的眼中,冯险些失明。这种程度的,完全应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和故意罪追责,但当时根本就没有追责。此外,在2013年中乙半决赛中,山东腾鼎球迷涌入球场客队球员球迷,同样是危害公共安全罪和故意罪;在2010年大连毅腾与大连阿尔滨一役中那位飞蹿裁判的女球迷,并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她应该受到《寻衅滋事罪》的处理。

  解决场外球场,首先需要有法可依,而且必须依法执行。以目前球场内外密布的情况来看,任何带头打砸的球迷都难逃,获得影像后,应按照正常法律执行,致人轻伤的并造成财物的,就是危害公共安全罪,球场暴力伤人较重,就要加上故意罪;一般的财物以及他人的,就是寻衅滋事罪。

  需要指出的是,中超尽管有80亿的赞助额,但中国足协的水准并没有随着高赞助而提高。对球场,中国足协一直采取和稀泥的方式,即尽一切力量帮助方脱责。在宏兴与苏宁一役过后,马成全立刻提出《足协杯处罚条例》。事实上,此役爆发的球场,完全不适合由足协来处理,而应由进行跟进处理。凡是球员身体受到球场,同时多名球员受到和,中国足协对这种球场因只有处罚权,没有执法权,就应该将此事移交。

  中国足协对球场的罚款和停赛,无法扼制球场。这说明足协本身的处罚不足以球场上的运动员,也就是说,中国足协不称职。对于有球场的球员,只有一种处罚,那就是终身禁赛。

  对有球场前科的球迷,就应该直接终身其进入球场观看比赛,在英超赛场上,包括切尔西在内的多家俱乐部都已经实施这个措施。2014年,一位尤文图斯球迷在尤文战维罗纳的客场比赛前带着24厘米长的匕首进入球场,被直接,并移送维罗纳,判其携带凶器并危害公共安全,九个月,罚两千欧,终生禁入球场看比赛。用违害公共安全罪惩罚足球制造者,是球员和正常球迷安全的最好武器……【详细】

原文标题:锐体育-球场!中国足球之癌-搜狐体育球场暴力 网址:http://www.profollicaquestions.com/caijingpindao/2020/0213/1001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弱肉强食新闻网 www.profollicaquestion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