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知县梵如花

教育频道 2020-01-1880未知admin

  康熙年间,一位名士有一个很怪的名字,叫梵如花。男取女名,是因为他从小就桀骜不驯,家人怕他长大得罪人,不得善终,所以取了个女子的名字。可是,梵如花果然好惹事,他科举登第。当了三任知县,一代御史...

  康熙年间,一位名士有一个很怪的名字,叫梵如花。男取女名,是因为他从小就桀骜不驯,家人怕他长大得罪人,不得善终,所以取了个女子的名字。可是,梵如花果然好惹事,他科举登第。当了三任知县,一代御史都先后被撤差在候补知县没人敢去金阳县补缺的情况下,朝庭用铁锁将他锁拿到京,发他到大清国最难治理的金阳县当知县。他却胆敢当着的面说:“前生不善,为县……天底下最难当的官,莫过知县……”金阳县山青水秀,物产丰富,但吏治。更因贵族三觉罗的,金阳百姓,国家赋税流失严重。金阳百姓渴望。梵如花带着小姨子玲珑走马上任,身后还跟了一个“钱庄”派来讨债的伙计簸箩。他先与掌握着金阳经济、上通大清国部院的万金刚交火。通过一番智斗,以他独到的方法,搬倒了这个的大无赖

  金阳在任知县刘昌续不幸陷进了歹人巧设的“红粉计”之中,自尽。临终前,他将一奏折转交给县衙刑爷齐秉章。并割破手指在衙内墙上写下:杀我者三觉罗、鲍桂星、万金刚。事后,万金刚等人发现有奏折被转走,便要奏折的去向。 齐秉章找到未婚妻梦云,一番嘱咐后交给她一包东西。随后,骑马就跑,但还是被跟在他后面的万金刚等人追上。一顿暴打后,将其捉拿回府并他杀了刘昌续。金阳百姓议论纷纷:金阳知县不好当。跑的跑,死的死,这回又了,金阳不祥啊! 紫禁城内,康熙帝招见吏部尚书海德劳和直隶总督满贵,准备在众候补知县中挑选金阳知县,以扭转金阳亏空百万之巨的局面。众候补知县听说去金阳任职,纷纷使出装病、扮疯、卖傻等招数临阵脱逃。康熙为之大怒,并下旨:记下这些人名,回籍,永不叙用! 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被两度革职的梵如花靠打鱼为生,曾为会试中举借钱庄的钱至今还得靠打鱼来还。这不,梵如花正把打鱼挣来的几文钱交给钱庄的伙计簸箩。突然,从冤死的夫人牌位处传来叫他的声音。簸箩以为是鬼魂所至,吓得连滚带爬地跑了。梵如花站在夫人的牌位前一痛深情……原来,牌位发出的声音是对他心仪已久的小姨子玲珑在隔壁间所为。 平和的梵如花在打鱼劳作之余,乐于为乡亲们调解一些家长里短的,他虽已不在其位,但当地百姓仍尊称他为梵老爷。

  几名一把铁索将抗旨不遵的梵如花锁拿到京。玲珑要求同行,说要替姐夫,钱庄的伙计簸箩为了继续讨债也不得不跟着,众老乡不解为什么梵老爷被押走。 京城,康熙帝一气之下,派人把正借酒壮胆想摆脱窘境的梵如花扔进了护城河。上岸后,梵如花仍丈着酒劲儿在皇上和众臣面前昂扬诵道:前生不善,为县。前生做恶,知县附郭。道出了做知县的苦衷,坦言自己宁死不愿再做知县。 康熙心领梵如花的意图,在用激将法无效的情况下,以”大”的欲将其斩首。玲珑情急之下,请出干姐姐皇后帮忙。 又一次面对皇上,梵如花心中明白再闹下去的后果。席间,他借皇上承认前两次对他革职拿问是个错误之际,连磕数头,表达了自己治理好金阳的决心。临行,康熙问他要不要一道密旨,梵如花说治县用律不用恩。康熙很赞赏,但还是赐他一信物,告知:遇事可请。 走在去金阳上任的上,簸箩对玲珑苦献殷勤;对梵如花,设法尽快讨回债务。他和梵如花说好了,人前他是仆人,人后他就是债。他求梵如花此次上任当一回,把欠他的钱还了。 金阳县,万金刚接到海德劳派人密报:金阳要来新知县。 万金刚冷笑。

  梵如花一行好不容易找到县衙,看到的竞是一座荒宅。簸箩、玲珑很丧气。他们正在打扫屋的时候,县衙的钱师爷来了,竟把他们当盲流轰出,梵如花亮明身份后,钱师爷殷勤有加。随后即向万金刚通报。 在万金刚的下,钱师爷与众衙役第一天到县衙就故意喝酒迟到,想为难梵如花。梵如花心如却不动声色,故意将整修县衙的脏活儿累活儿派给他们做,令他们叫苦不喋。 齐秉章的父母见来了新知县,前来打鼓,被闻讯赶到的万金刚等人堵了回去。 梵如花前去拜访知府鲍桂星,见他收藏着很珍贵的宋版《陶渊明集》,并如此闲适、对金阳荒芜的田地不闻不问,感叹:盼着大清朝尽是之辈。 称人的三觉罗为了给梵如花也留一个好印象,请梵如花替他开个粥厂,以帮助众多的穷困百姓。梵如花知道他是土生土长的金阳人,想顺便打听齐秉章的事,被三觉罗委婉地。这时,二姑奶奶来了,他责怪三觉罗尽给别人喝粥,也不买些干粮,二姑奶奶的直言直语,做事的荒诞不经,一点儿也不给三觉罗面子。 李二巧装打扮拿着令牌救出了中的齐秉章,二人逃到山里。 万金刚以簸箩为突破口贿赂梵如花。他邀簸箩进茶楼一叙,招来陪伴,借此打探梵如花的底细。并给了簸箩一本银折子,告之在金阳地界上的钱庄、饭馆,八作,都可由他拿、由他吃、由他花。

  听说齐秉章逃走,鲍桂星不明,气急;三觉罗和万金刚却没事儿一样,二人会意地笑了。 簸箩收了银折子回到县衙,又送玲珑礼物,又许诺给大家做”苏绸”,大肆挥霍。在宴请大伙时,梵如花看着一桌丰盛的饭菜,问要多少钱,正要回答的伙计被簸箩捂住了嘴。这时,万金刚进门,他提醒梵如花如何向皇上禀报前任刘老爷的事,就报前奏是实,无须再查。梵如花猛然。 在梵如花再三劝说下,簸箩终于答应把折子退回去。人说金阳一龙一虎,龙者,三觉罗,红带子;虎者,万金刚,爆发户。果然万金刚楼高起,气派非凡。 万金刚在家正等着来道谢的,不料折子却被退回。梵如花还随手送他四扇屏,四字题:狗仗人势。第一次交手,梵如花就毫不留情奚落他。 由于齐秉章身体太虚弱,李二把他带到山下自己的家里,李母一眼就认出齐秉章是曾救过自己命的人。没想到李二却突然哭起来,他说万金刚为找那包东西,特意安排他假救齐秉章,以套出东西的下落。 三觉罗也知道李二“救人”没了音信,有些慌了。 梵如花开始调查齐秉章的案子,万金刚地手下和不明的群众把县衙砸得一塌糊涂。簸箩不解:这金阳倒是怪,人人不怕县老爷。 玲珑危难时挺身而出,喝退乱众。三觉罗地表示钦佩,到县衙拉拢玲珑,又对簸箩说:想多带点钱走就找他。 万金刚找不到齐秉章,就把他的未婚妻梦云一家抓走了。

  三觉罗邀唱曲班到县衙请玲珑听曲,玲珑问三觉罗万金刚是否与他有关,正为难,二姑奶奶到,三觉罗更是不自在。 二姑奶奶正问起梵如花,他就到了,看着砸破的县衙,谁是县太爷。二姑奶奶冷不丁:是觉罗爷啊!三觉罗慌忙给梵如花介绍说二姑奶奶是他妹妹;并劝梵如花别和能“”的万金刚斗。 齐秉章、李二在梦云家什么也没找到,已无计可施。李母提出去找新知县。李二蹿进县衙绑走了梵如花。梵如花正听齐秉章的叙述,突然一支箭将李母射到,一蒙面人举刀冲来,李二抵挡,齐梵二人逃跑。 三觉罗见京城无参他们的消息来,知道奏折没离开金阳。他们先把当年刘知县时的两个杀了。梵如花找不到。他心出一计,差人让簸箩将县大印拿来。另外又做了一个。在酒楼里,喝多后的梵如花与齐秉章争吵起来,梵如花拿起大印砸伤了齐秉章。众人见状纷纷跑掉。 县衙大印落到万金刚手里。鲍桂星准备起草奏折,说梵如花殴伤人命,弃印在逃。 康熙接到奏章,派海得牢速去金阳查办。 万金刚家寿幛高悬,他总是在需要的时候为自己做寿,只见各级官宦均已到场,万金刚得意地金阳是他的了。这时,梵如花和齐秉章不邀自到,众皆大惊。梵如花告万金刚伪造官印将他缉拿。鲍桂星让梵如花放了万金刚,梵如花面对他的毫不,他是为大清朝做官,还是替万金刚打杂。 三觉罗到密室让梦云交出奏折。二姑奶奶邀梵如花到茶楼小叙,三觉罗而至。 玲珑听说梵如花和二姑奶奶在一起,醋劲儿大发,簸箩趁虚而入搂住了她……。

  玲珑听梵如花说三觉罗是一个不善的人,便决定独自探访觉罗府。她慌称自己想换个,暂住几日。三觉罗派人专门陪她。让人把所有屋子都打开让她看。 梵如花他们现在急于找到梦云。他和簸箩过一家汤圆店,正准备吃点儿东西。只见店前养了许多小鸡,一个匆匆而来的吃客不小心踩死了一只,店主马上气势汹汹地冲出来。 梵如花看不过,机智地了断了这场案。店主气不过,带着伙计梵如花。二姑奶奶的及时赶到替梵如花解了围。 衙役德龙、猛子来报:万金刚被人接走。梵如花赶到万金刚家,他正喝着酒,听着曲儿,好不自在。梵如花他,只要拿到奏折,就知道刘知县是怎么被害死得了,万金刚有些紧张。 玲珑无果而返,见大家焦急的样子,掏出了三觉罗给梵如花的纸条。梵如花前往觉罗府,与三觉罗斗智;又顺便去拜见了二姑奶奶,想打听梦云的下落,言语间触及到二姑奶奶的伤处,她欲言又止,突然哭了起来。

  三觉罗吩咐全府上下都去戏楼听戏。二姑奶奶不得不去。 梵如花按约定来到觉罗府,二姑奶奶的丫头小茹接应他。无心听戏的二姑奶奶匆匆返回,见门前无家丁,很奇怪。 他们三人在觉罗府内的书里发现一机关,这时,三觉罗堵在了门口。梵如花正要去拉,被二姑奶奶拦住,小茹冲过去搬动了机关,一扇门被打开,从门里射出的长箭将小茹击穿。 三觉罗恨恨地说这箭本是为梵如花准备的。他把梵如花带进密室,从黄绸子里拿出太亲书铁牌,叫梵如花,梵如花呆住了。 梵如花回县衙后很沮丧,他同齐秉章商量,决定尽早让事情浮出水面。齐秉章称想起了刘知县藏奏折的地方,二人面带微笑一同去找。这招果然奏效,三觉罗、万金刚立刻开始行动。他们策马直奔一山洞,梦云被关在此。他们逼着梦云丝巾绕梁。早已等候的梵如花带人冲进来。正在这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一直跟着他的衙役德龙和猛子竟是三觉罗的耳目。他们拔刀相向,帮着三觉罗的手下把梵如花他们绑了起来。 被密室的人都指着梵如花能想个办法。梵如花走近簸箩,让他想想这么多年因还不上帐,既回不去,还得做仆人所受的委屈,引得簸箩哇哇大哭。他又哭又说,有意让门外的德龙和猛子听见。 再说德龙和猛子也是心里有愧,梵如花的为官为人他们有目共睹。当三觉罗的狗腿子堆柴火准备烧死梵如花他们时,二人突然,拔刀击退了他们。为赎罪,二人帮梵如花找来了朴实精壮的小伙子,充实县衙力量。 齐秉章和梦云从庙里取回了那个小包。 梵如花在茶楼听百姓传说知县的料事如神。说要杀了万金刚他们能挺身出证。 梵如花决定杀了万金刚。

  德龙、猛子带县衙役缉拿万金刚,为晓喻百姓,押着他在金阳街上,万金刚仍气势汹汹。梵如花明确告之要杀他立威,让百姓们站出来。 由于万金刚的同知身份,生杀掌握在朝廷。梵如花决定让猛子等给自己也带上枷,和万金刚一起押在县衙前。他要以自己之死,换万金刚。 百姓有的犹豫、不解;有的怕日后遭报复。三觉罗远远地观察;鲍桂星来充当和事佬。梵如花表示:万金刚一日不去,他一日不除枷。 ,象野人一样的苏三少来找万金刚报仇,当年,万金刚了他的家产,灭了他九族。的群众越来越多,鲍桂星派兵。县衙前乱打起来。这时,宣旨钦差到,梵如花以为是他派去见皇上的玲珑领旨回来,谁知玲珑根本没见着皇上。 钦差宣旨:所有有关人等,提拿到京。梵如花很是失望, 万金刚在众人,苏三少向他扑去。梵如花大叫:谁取了他的性命,由本县负责。又一片混乱中,万金刚。 被到京的梵如花不等他们开口,便列举了自己的一、二、三,但他话语一转,说自己是不得以而为之,因为金阳虽小,但上上下下。他言词激烈,气得康熙说不出话来。让拉出去斩了。 紫禁城外,金阳百姓手举万民状,替梵如花。康熙渐渐被。

  梵如花免死,但罚俸两年,弄得簸箩挺着急。 梵如花得胜后,领着一班人返回金阳。百姓鞭炮、锣鼓恭迎。三觉罗在县城里搭了彩棚设宴,梵如花不领他的情。 在清查万金刚的财产时,三觉罗主动交出了藏在他处的帐目;并钱师爷把县衙的钱粮簿交出去。他向梵如花表示以后要,让人琢磨不透。齐秉章对三觉罗心存疑虑,但梵如花考虑百废待兴,应以一方富庶安定为重。 二姑奶奶借曲儿独自伤心,三觉罗走到她身边,她赶紧擦去泪水。看到这一切,三觉罗说过去做得事很对不起她,使她至今待字闺中。为了随二姑奶奶的心愿,他要给她和县太爷作媒。 吕家大院这两天正忙着迎接六年未归的掌柜,大家正猜测中,一个清秀女子进门,此人正是掌柜吕大龙,为立门户,起了个男人的名字。又见自家的产业她百感交集,稍息后,打听起新知县。 群众听说要整修县衙,都来帮忙,被梵如花挡了回去,满身灰土的簸箩很不愿意,梵如花连忙陪笑脸。此时,派头不小的吕大龙求见,梵如花出门迎接。 三觉罗和二姑奶奶也听说吕大龙回来、去了县衙。二人互相说对方要看好自己的“情人”。 三觉罗看似轻松地摇着羽毛扇走了。

  吕大龙拜访梵如花,她说在外就听说金阳发生的事,是冲着他回来的。当梵如花问她当年为什么好好的亭子不造了,却突然离开时,传来了三觉罗的唱曲儿声,他佯装送豆腐请梵如花品尝,同吕大龙相遇。趁他们说话的当口,她悄然离开。 三觉罗招摇过市的领着十多个家丁,拿着大锣,故意绕着道儿带梵如花去一山地考察,要把自己的良田让出,引水修渠,浇灌百姓田地。弄得梵如花很。 工部尚书方半伦里里外外欠着帐,他求满贵帮忙找个工程,好把帐都给报了。正巧康熙召见满贵,康熙高兴地说金阳百万的积欠已补上很多,他决定轻车简从去金阳看看。满贵心想机会来了,康熙修建点什么,好让百姓记着皇上的再造之恩。康熙只答应建一座万寿亭,由工部和直隶出钱。满贵立马把这个消息通知了方半伦,两人打起小算盘。他们密谋三觉罗,随派刘侍郎送信去金阳。 玲珑有饭局,吕大龙也来请梵如花,她指挥人搬出三口大箱,全是金银财宝,要替金阳还债,但有条件,要梵如花嫁给她;还要他办了三觉罗。梵如花很不高兴,表示爱莫能助。 三觉罗请玲珑吃饭,目的是希望和玲珑一起给二姑奶奶和梵如花作媒,玲珑知道后,已吃不下去了。 玲珑还是把话带了回来,簸箩心喜,他求梵如花抓住机会,说这不违反他当的原则。面对桃花罩顶,梵如花不安。他找来齐秉章,齐秉章告诉他那年吕父被告通匪、流放边外,吕大龙也再没回来。齐秉章提醒梵如花要提防三觉罗。 前往金阳送信的刘侍郎一行横冲直撞,有人跟上了他们。

  尾随刘侍郎队伍的叫不走空,他假扮伙计偷走了他们的钱包,包括那封信。丢了信的刘侍郎火速赶到鲍府,向鲍桂星、三觉罗通告了密信内容。三觉罗认为机会到了,他不想再着别人。吕大龙给梵如花讲了当年的情形:她爹被抓后,加害于他爹的三觉罗又来求婚,她只得出走。梵如花和吕大龙越聊越投缘,说起来他们两人很相似,一个是女人起了个男人名字,另一个是男人起了个女人名字。 鲍桂星按照三觉罗的意思找到梵如花,向他通报皇上即将来金阳巡视,要造万寿亭一事,并地征求他的意见。梵如花认为是好事,他首推吕大龙来完成此任。随后,梵如花找到正在帮王大娘修的吕大龙,她爽快地答应了。 簸箩看着玲珑的手变得如此粗糙,很心疼。梵如花却跟玲珑谈起了性情豪爽的吕大龙,言语间流露出爱慕之情。玲珑委屈地走了。一旁的簸箩嫉妒地告诉他:玲珑喜欢他。 吕大龙拿着设计好的图纸请梵如花过目,玲珑很不了然,簸箩劝她:唯情不可求。 这时,梁上一黑影蹿来蹿去。

  梁上君子不走空从衙门回来一无所获,店伙计告诉他金阳最富的要数三觉罗。 梵如花看过图纸后,欣然为万寿亭题一匾额。玲珑见他们还在一起,端着半拉红薯进来,说不知谁偷吃了一半,正说着,一包银子掉下,是偷吃了红薯的不走空留下的。簸箩听说银子,忙进来说梵如花不够意思。吕大龙听说梵如花欠簸箩的钱,她叫簸箩找她要,梵如花不要她管,她说偏要掺和,气得玲珑揪住梵如花的辫子往外拖,并不让吕大龙管他们家的事。梵如花认为她太过分,二人发生争执,玲珑气得跑了。 吕大龙回到家,三觉罗早已在此等候,他说吕父已在他处,吕大龙造万寿亭的预算费用要听他的。 县衙这两天的无聊官司很多,弄得梵如花筋疲力尽。一来,发现吕大龙盖在他身上的衣服,想起了近来什么都还没做成。 吕大龙见到了浑身是病的父亲,父亲托咐她一定要报仇。 不走空在三觉罗的屋檐上被发现,被三觉罗用箭射中后逃走。 那些缠着梵如花打官司的人都是三觉罗他们的,目的是让梵如花无法分身。当他们找到梵如花,商量万寿亭之事,梵如花已无暇顾及,他委托三觉罗督办,一旁的吕大龙梵如花要签好委托合同。

  建造万寿亭的工程已开始,吕大龙拿来三百两的帐册让三觉罗签收。三觉罗转身就请簸箩喝酒,说建万寿亭的酬金有梵如花一份,可他不肯领。簸箩想拿了钱赶紧离开这个之地,便满口答应他去完成。 梵如花见是吕大龙出的帐,没审就签了,簸箩还盖了县衙大印。 万寿亭验收现场,题匾还未挂上。鲍桂星、三觉罗等都来了,三觉罗本想进去看看,被吕大龙以油漆未干。 跑到皇后那里诉苦的玲珑将随驾回来,皇上答应替她。 圣驾到金阳,百姓无不欢呼,鲍桂星率知府迎驾,独不见梵如花的人影。有人说他在钓鱼。 梵如花果然在钓鱼,他知道康熙是此道中人,很早就特意准备了很多渔具。康熙是又高兴又生气。 人们前呼后拥地跟着皇上去万寿亭剪彩,见匾额未挂,吕大龙也不在,两府标兵拿着斧头就将匾额往上钉,结果万寿亭轰然倒塌,众人惊恐。护卫兵赶紧护驾。 三觉罗大叫吕大龙,她正漠然地注视着这一切。她要求和皇上单独谈谈,皇上答应。吕大龙说了她与三觉罗的不共戴天。鉴于梵如花有失察之罪,他们俩先被分别关起来。玲珑是有爱又恨,她求皇上不要怀疑梵如花的忠诚,放他一马。 不走空和另一偷贼张五遇上,张五顺出了不走空包中的那封信,看过后随起歹心,他请不走空喝酒。

  有所防备的不走空喝得烂醉,当信刚被张五偷出来时,不走空醒了。 康熙很同情吕大龙的,免她不死,但要流放千里之外。他劝梵如花以金阳大局为重,不要再追究亭子倒塌原因。梵如花想到近来的种种疑惑都跟三觉罗有关,很不甘心,康熙只得委派玲珑为万寿亭案监审主持, 三觉罗叫人干掉了给他报信、想他的张五,又逼着鲍桂星装疯。说这样大家都好交差。无奈的鲍桂星真的举起刀去找梵如花算帐了。 玲珑决定放了吕大龙,她来到,说她的举动既害了她爹也害了梵如花,让她离开梵如花。吕大龙跟着德龙、猛子骑马离去,但她却改了方向,直奔觉罗府。 梵如花见到了发疯的鲍桂星,他问他敢骂皇上吗?鲍不答,梵如花说不是真疯。正说着,部政衙门的仪仗到了金阳,三觉罗说是他报的信。 回到县衙,簸箩迎着梵如花说:吕大龙和玲珑打起来了。

  吕大龙怕梵如花,返回县狱,梵如花闻讯来看她,玲珑气得拉着三觉罗进了她屋。 吕大龙拿出凤冠霞帔和盖头,要梵如花和她呆一晚,她要把吕家的家业名正言顺地给他,说着搂住了梵如花。正好布政使看到,命令府兵把吕大龙押回女牢。 三觉罗教玲珑一,让她毒死吕大龙,一了百了,玲珑受此,买回麻药放进三觉罗的茶里。然后写好按上他的。 布政使到处找吃的,没找着,心想这做得未免太过火了,就去抓鸡,他不知这县衙就指着这鸡下蛋,梵如花心疼死了,二人抓扯起来,布政使被鸡抓伤。看重乱哄哄的县衙,梵如花心烦意乱,和齐秉章聊到天明。 吕大龙闹狱,梵如花去看望,吕大龙表示报仇的决心,两人情义绵绵时,玲珑踢门进来,扔下一团纸便走,是她麻倒三觉罗时让他做的假供。梵如花追出来解释。 假供没用,玲珑也没辙了,她讲出了皇上的真正用意,是怕他一个知县顶不住,好歹玲珑是皇后的人,让玲珑协助他。 梵如花豁然开朗,深感皇上的圣恩,决定大干一场。他拟了一道假圣旨,命自己为总领稽查,为万寿亭之案扫清道。 再说康熙不放心金阳,也没走远。方半伦听人来报,梵如花假传圣旨,将工部司员锁拿,他心里有些发虚,主动要求前往金阳。 齐秉章和梵如花查万寿亭的款项,才发现簸箩找他签字的帐册被人做了手脚。三百两银子作成了三百万两,那么多银子不知落到了谁的手里。梵如花急忙大叫簸箩。

  猛子找了一圈,回报说簸箩不见了。他们感到事情不妙,齐秉章说这假帐有梵如花的签名和县衙大印,就是查出工部和三觉罗对他也很不利。梵如花没想到查来查去,自己反成了套中人,他非常沮丧。 簸箩正在逃跑的上,一切都离他远了,唯一让他惦记的就是玲珑。不放心金阳的康熙在上与正和脚夫争吵的簸箩相遇,再三追问下,簸箩交代是他害了梵如花。 方半伦到了金阳,他告梵如花圣旨,并将其押入,临行前,梵如花嘱咐玲珑把吕大龙藏起来。 鲍桂星见方半伦来金阳作主,不愿再装疯。可三觉罗却将其推出门外,说案子还没完,得继续装疯,并让鲍桂星把府中标兵交给他指挥。鲍桂星找人要杀梵如花。躲在柴的吕大龙偷听到这个消息。 去杀梵如花的老六举刀朝他砍去,梵如花拼命喊救命,狱中的府标兵们却好象没听见。吕大龙冲进去,拿凳子猛砸老六。他们正要往外走,老六爬起来,举刀刺向吕大龙,吕大龙倒下。 百姓和府标兵对峙,不走空拿着那封信赶到。梵如花张开信欲当众朗读,康熙到此解围。 梵如花感叹:一个万寿亭倒了,死了个好女子,疯了个坏知府,撤了个尚书,只可惜三觉罗查无,逃脱了。 康熙说水清则无鱼,他认为梵如花一生只能做个知县。可谓知人。

  金阳有了好知县,却没人再敢做知府。康熙此位不可空置,命直隶和吏部从速举荐能员上任。 满贵上碰到正和别人发横的候补知府秦亨,此胸偏狭、嫉妒成性。满贵心头一亮。 康熙接到满贵举荐秦亨的奏章,回想起当年对秦亨的不好评语,满贵辩解说这一点与梵如花同类,因没有别的候补知府好挑选,康熙答应试试。 秦亨感激满贵的知遇之恩,同时表达了对梵如花的不满。他谢绝了满贵要给他一些钱带上的好意,说自己是,要跟梵如花一样走着去上任。他一到金阳,便似的拜访了梵如花。 梵如花带领农民忙于农田耕作、引水修渠。三觉罗领着二姑奶奶要给他们做媒,因为二姑奶奶养着小白脸花了他大笔钱。梵如花冷冷地了。 金阳农民李富,因其妻月仙一向不守妇道,他也被人称为李大王八。他挖出一个千秋鼎,不知为何物,四处找人鉴定,都不跟他说真话,他决定去找梵如花。 早年和三觉罗有一腿的月仙,趁李富拉鼎去了县衙,又到觉罗府鬼混,见三觉罗爱不释手地拿着一个小鼎,月仙说起了李富刚挖出的那个大鼎,三觉罗很感兴趣。 梵如花和齐秉章正端详着那个大鼎,门口传来吵闹声,一婆媳来打官司。

  梵如花用三碗粥断了丁家这场官司,丁万和很感激。梵如花又和齐秉章仔细地研究起那个鼎。满身是血的地保来报,有人因地界勘察问题动武,梵如花急忙起身前去解决。 醉熏熏的李富刚回家,月仙让他赶紧把鼎拉回来,她殷勤地为李富去买酒,三觉罗从一旁走出来,将一包倒人酒里。李富被迷倒,月仙放三觉罗进屋,三觉罗见到屋中摆放的鼎,惊异。决定来个掉包,想用千秋鼎把梵如花给办了,以解他心头之恨。 几个古玩店的人找李富买鼎,发现已被掉包,李富傻了。钱师爷提示李富都去过哪儿?有意李富去县衙。 梵如花、齐秉章解决完地界,准备将千秋鼎朝廷,按例拨。李富咆哮着进来,认准是梵如花拿了他的鼎,梵如花说他先,月仙挤过来,梵如花一楞,叫出了她的名字。众人没想到月仙认识县太爷,纷纷离去。 梵如花回忆还是秀才的他进京赶考的上,年轻的月仙对他的照顾。

  梵如花感到棘手,他和德龙去古玩街探访有无造假鼎的地方,他们在崔掌柜的引导下找到了造假古董的,惊讶这造假的规模如此之大。 秦亨、三觉罗喝茶下棋,三觉罗试探秦亨对梵如花的看法,他俩一拍即合。李富仍大骂梵如花,被一府兵叫进府衙大堂,秦亨出来答应替他作主。李富听了秦亨的话,气急地到县衙。待他走出县衙,悄悄等在外面的钱师爷把他截住,领他到事先安排好的地方将其打晕,扔进河里。远处的丁万和看到了这一切。 离开金阳多日的玲珑想着梵如花,黯然神伤,康熙安排她陪皇太妃去金阳避寿。 钱师爷害死李富后,不宁。众府兵从水中打捞出尸体,认定是梵如花所为。 猛子找到梵如花他们,说府兵来势不小,正到处抓他,簸箩已被带走。

  钱师爷想着法儿把簸箩得,实在受不了,簸箩同意梵如花。和三觉罗的月仙,对三觉罗仍抱一丝希望,她答应梵如花。 猛子劝梵如花躲起来或是进京见皇上,梵如花想着这一环扣一环的置他于死地,很不甘心。他让齐秉章继续寻找翻做假鼎的人,自己要回去看看三觉罗是怎样借秦知府来灭他的。他刚到知府门口,即被冲上来的府兵。 皇太妃一队车马抵达金阳县衙。见到玲珑,德龙、猛子告之老爷被抓,玲珑求太妃帮忙,太妃不允,正尴尬时,三觉罗进来,太妃移驾觉罗府。 梵如花被告性命,夺人宝物,勾搭。簸箩、月仙也被传出庭。面对秦亨,梵如花是有理说不清。最后他要被到布政使衙门。 秦亨遇百姓拦轿,他地叫府兵。玲珑上前,秦亨见梵如花的小姨子出现,正好去县衙,并任命钱师爷代为署理县务。齐秉章一时半会儿找不到翻造假鼎的人,又不放心梵如花,便回到正乱哄哄的县衙。 府标兵们押着梵如花到一客栈稍歇,一个中年府标兵主动要求。

  中年府标兵上来解梵如花的绳子,救他出去,梵如花说自己干累了,想听天由命,中年府标兵说金阳百姓需要他,请他替百姓想想。这时,府兵吃完饭进来,一看梵如花身上的绳子没了,大惊失色,中年府标兵抵挡着叫梵如花快跑。 二姑奶奶发现她养的小面首又被三觉掉,大骂三觉罗既要害梵如花,还不忘对付她。三觉罗拉她去见皇太妃,她家丑不可外扬。二姑奶奶见到亲人失声痛哭,本想和太妃说什么,终于欲言又止。 钱师爷与玲珑他们争夺县印,并要他们。三觉罗假腥腥地钱师爷,他悄悄告诉钱师爷梵如花已逃走,要他稳住这些人。 在逃跑的上,梵如花碰上丁万和。请求他帮助自己。丁万和帮他招徕一大群乞丐。 这天,钱师爷正襟危坐于县衙大堂,一群乞丐嚷嚷着来讨喜钱,钱师爷高兴地放他们进门,不料他们蜂拥而入,到处乱蹿。一个乞丐拉着齐秉钻进玲珑屋里,他撩起额前的乱发,是梵如花。钱师爷在院里不停地叫人,一群乞丐围住玲珑将她卷走。 秦亨听说梵如花及手下都跑了,有些慌张。他跟钱师爷去觉罗府。事已到此,三觉罗对秦亨并不隐瞒,说这一切均由他三觉罗所为,但得到了秦亨的大力协助。秦亨颓然坐地,只得三觉罗的。 玲珑在二姑奶奶的帮助下,巧妙地将皇太妃挟走。

  梵如花和齐秉章等人筹划着一件捅破天的大事,丁万和掏出一张缉拿梵如花的告示进来,他犹豫着想说什么没说出来。 马车载着太妃一颠簸地到了荒郊野外,梵如花迎上叩拜,请求太妃帮忙下一道懿旨,以摆脱他们目前的困境。太妃终于明白自己被人,她大发雷霆。事情陷入僵局。 再说秦亨和三觉罗派兵四处搜寻,也没有太妃的下落,对于此事,他们已不能隐瞒不报了,否则罪不可赦。 狱中的簸箩面对发霉的食物难以下咽,饿得发慌。钱师爷笑嘻嘻地端着全是肥腻的肉食进来,簸箩狼吞虎咽地吃起来,钱师爷暗喜,他们想把他瘐死在狱中。果然,簸箩撑得捂住了肚子,疼得直打滚。得知他们要弄死簸箩,来个死无对证。二姑奶奶三觉罗的带她进入,救出了簸箩。 百无聊赖的太妃到处转悠,听到了人们对梵如花的赞颂,有所感触。 太妃的千秋寿,梵如花为她精心地准备了一桌农家菜,她过得很开心,也很尽兴。

  太妃的寿宴结束,大家出门赏月,太妃对梵如花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但下懿旨的事她委婉地道出本朝从无先例,并提出快些离开这里,梵如花已尽最大努力,只能由她去了。远处,有一个黑影朝这边望着,随即离开。 二姑奶奶放走簸箩,真的惹恼了三觉罗,他让二姑奶奶去死,二姑奶奶也不示弱,她揭开了三觉罗的真面目。原来,三觉罗是二姑奶奶的阿玛从街上检回来的,他们表面上是兄妹,背着阿玛,私下却是情侣,两人一直保持这种畸形的恋情。 康熙接到奏折,不放心太妃,随起驾金阳。已被三觉罗控制的秦亨心里发虚,迎驾至船上,来个先。待他下船后,康熙换上便装,仍前往金阳。 钱师爷告诉三觉罗,密探发现了梵如花,三觉罗,让斩尽杀绝。 一而再地太妃都不成功,梵如花悲观地劈着柴,玲珑见状很心疼,冲动地抱住了梵如花,梵如花动情地说:你的心我懂。 整齐的太妃向大家告别。突然,乱箭射来,齐秉章大叫太妃在此,府兵根本不听,齐秉章中箭倒地。梵如花发现来者不善,由猛子等引开府兵,掩护太妃逃命。 金阳街上,一队送亲人马吹着喇叭、热热闹闹地走过来,说是秦知府他娘给他送新娘来了。秦亨骂骂咧咧地出来要看究竟,太妃一掀帘子说:秦知府,我给你当娘你还委屈吗?

  梵如花从新娘轿上下来,围观的群众欢呼起来,梵如花感到有些哽咽。秦亨反应过来,命令府兵拿下梵如花,太妃呵斥住他。见那么多人,秦亨没辙,将他们让进府中。他们前脚刚进,康熙后脚就跟进来。一见面直给太妃陪不是,太妃哭诉了事情的经过。康熙责怪梵如花以太妃为盾牌,把她带入险地。太妃忙帮着梵如花说好话,玲珑感激地看着太妃。 为了谁是谁非能,康熙将梵如花先,他要等待跳梁们的表演。 三觉罗早有准备,他已将千秋鼎化作了铜墓碑,二姑奶奶和月仙那儿也已搞定。他自认为天衣无缝。 一切人证传齐,皇上宣布开审,第一审由秦亨主持,丁万和站出来,说他亲眼看见李富被钱师爷所杀。秦亨说丁万和已被梵如花。双方争执不下,康熙借口休庭。 玲珑和太妃冲进觉罗府见到正缝制孝服的二姑奶奶,由她带着找到了不死的簸箩。簸箩觉得无脸面对大家,跑上城墙,说如要弥补他受的苦,得让玲珑嫁给他,玲珑答应了,气得梵如花转身走了。 第二审让梵如花主持,由于簸箩出庭,钱师爷供出了秦亨,的秦亨说他也是被三觉罗害的,被一层层拨开,三觉罗对所犯事实供认不讳,康熙决定亲自审理。 三觉罗让人抬出太帝赐的免死铁牌,一时康熙也没有办法。二姑奶奶的突然出现打破了这种沉默,她说三觉罗没资格端着那铁牌,他原本就不是她的亲哥哥,她的亲哥哥死后,她阿玛老觉罗捡了个孩子回来顶替,那就是三觉罗。后来,三觉罗和二姑奶奶的私情让老觉罗发现,老觉罗要赶他走,三觉罗怎么肯丢掉这么大的家产,他杀了老觉罗。听到这里,康熙命令将”免死”牌拿下,二姑奶奶当众身亡,三觉罗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一派喜庆气氛,簸箩误以为玲珑要嫁给他,他说就此可免梵如花欠的帐。当看到新郎是梵如花时,他傻眼了。等他反应过来时高声喊道:梵如花,还我的钱!

原文标题:布衣知县梵如花 网址:http://www.profollicaquestions.com/jiaoyupindao/2020/0118/1432.html

上一篇:丫蛋相思枕词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2-2020 弱肉强食新闻网 www.profollicaquestion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