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起源,艾滋病的起源是怎样的?

教育频道 2020-02-1486未知admin

  。比较主流的说法就是,那个时候人类比较流行狩猎食用黑猩猩,在食用的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接触了动物血液

  在这里插一句嘴,不得不说HIV线万人已经感染了HIV病毒,1980年HIV已经蔓延到,南美,欧洲,非洲,和五个[2]。最早发现HIV是在1968年,有一个叫Robert Rayford的16岁青年,但是这个青年从没离开过美国部,也没有接受过献血,这说明在1968年之前HIV病毒应该就存在于美国了。

  回归正题,很多答案里面也说过了,HIV是从SIV(simi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es,猴免疫缺陷病毒)跨传染的--从黑猩猩传染到人类。

  在1999年的时候,研究人员在一只黑猩猩体内发现了SIVcpz,这种病毒和人类体内的HIV病毒非常相似。发现两种病毒之间联系的研究人员得出的结论是:黑猩猩正是HIV-1的来源,人类是从黑猩猩那里感染的HIV病毒。

  再往前追踪SIV的来源,研究人员发现黑猩猩会猎食另外两种猴子,分别是红顶白头翁 和 鼻斑猴,这两种猴子有带两种不同的SIV病毒,黑猩猩在捕食这两种猴子的时候就有可能分别感染这两种SIV病毒。这两种SIV病毒结合起来会变成第三种病毒,叫做SIVcpz,SIVcpz可以再黑猩猩之间互相传染,也可以传染人类。

  1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人类体内有一种抗体,叫做APOBEC3H(A3H),可以防止黑猩猩跨传染人类HIV-1病毒,A3H可以慢病毒的。

  APOBEC3H或A3H是几种称为A3的抗病毒蛋白质之一,其慢病毒(一种包括HIV-1的病毒属)的。 HIV-1起源于黑猩猩免疫缺陷病毒(SIVcpz)株给人类。然而,很少有研究探索人类A3s对SIVcpz的影响。

  在这项新的研究中,Zhang和同事研究了黑猩猩和人类中的A3蛋白如何影响SIVcpz。他们用SIVcpz菌株在不同A3的存在下从实验室细胞系感染细胞。使用一种新的方法,SIVcpz病毒经过基因修饰后能在一定条件下发光,从而使研究人员能够量化其在细胞中的传染性。

  研究人员发现,人类A3蛋白A3H单体型II强烈SIVcpz。这是由于A3H对SIVcpz蛋白质的抗性,这种蛋白质被称为Vifs,可以抵抗A3s。 A3H可以以不同的形式出现,而形式的人类A3H表现出与SIVcpz类似的活性。

  使用来自大猩猩基因组计划的基因组测序数据,研究小组还发现人类A3H比黑猩猩A3H具有更广泛的不同可能形式。进一步的实验表明,来自SIVcpz和大猩猩SIV的Vif蛋白能够降解黑猩猩A3H,但不能降解A3H单体型II。

  总体而言,这些发现表明人类A3H可以防止黑猩猩向人SIVcpz。因此,导致HIV-1的SIVcpz菌株的可能已经在具有不稳定形式的A3H的人中开始

  接着说正题,由于人类食用黑猩猩,或者猎杀切开黑猩猩时的血液接触,SIVcpz跨传染给了人类。通常情况下,人类本身的抗体可以杀掉SIV病毒,但后来时间长了病毒可能适应了人体,就变成了HIV-1病毒留在了人体内。

  艾滋病的毒株有M N O P四种,每个都有一个略有不同的基因构成,这也刚好了人类捕杀黑猩猩的理论,因为每次SIV跨传染的时候都会有一些细微的差异,所以就会有略微不同的毒株,这解释了为什么有一种以上的HIV-1株。[4]当然最为广泛流传的毒株就是M和N型,M型也就是现如今广为流界,也是最常见的HIV感染类型。

  除了HIV-1,还有HIV-2,但是HIV-2相比起HIV-1就非常少见了,也很难被感染上,在西非那边比较常见(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日利亚和塞拉利昂那一带)。HIV-2病毒是来自SIVm病毒,SIVm病毒也并不是来自黑猩猩,而是来自一种叫做乌黑白眉猴的动物[5]。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很难确切的定位第一个感染HIV的人,也不好说到底这个人是怎么感染的HIV。虽然最早发现感染HIV的人是在1959年,但是在那之前很多人的死法都疑似艾滋,只不过当时并不知道原因,甚至当时连艾滋这个词都没有出现。1959年的那位只是第一例我们可以用血样他感染了HIV,不过科学家们利用这个HIV样本往上扒了几代人,最后得出结论大概第一次SIV到HIV的跨传染是在1920年的金沙萨(刚果的一个城市)[6],而且金沙萨也是HIV毒株类型最丰富的的地区(也同时说明了他们的HIV有很多都是从SIV传染来的,不像地方基本都是人类传染人类)。

  今天,艾滋病早已被大多数人所熟悉。提起艾滋病,很多人都会想到死亡、传染病、滥交、、鸡尾酒疗法、红丝带[1]这些关键词,也会充满恐惧,艾滋起源避之不及。

  然而,数据不会。虽然和人类纠缠了几十年,感染了约 7800 万人,夺走了超过 3500 万人的生命,但在全人类的共同努力下,艾滋病的「战绩」开始一下滑。

  1959 年,刚果还是西欧国家的殖民地。它日后的首都,这个中部非洲最大的城市——金沙萨,当时还被称作利奥波德维尔。

  在当地,一名班图族(Bantu)男子被诊断出了镰刀型红细胞贫血症(sickle cell anemia),一种遗传因素导致的血液疾病。从他身上抽取的血样,存在了一个血清库中。

  在的一所医院里,大夫们正在忙碌。他们接待了几位前来就诊的病患。事后证明,这些患者非比寻常。

  曾经,这些患者十分健康,有些还孔武健壮。如今,他们却出现了各种症状。他们的喉咙里布满了白色凝乳状真菌,几乎阻塞了食管;肺部出现了肿胀,呼吸困难得接近窒息;身上生出了紫黑色的斑斑块块,仿佛被毒虫咬过一般……

  医生们用上了当时最先进的医疗手段,希望能这几条濒死的生命。然而回天无力,一名 33 岁的患者在发病仅仅 4 个月后,就在痛苦之中与世界告别。

  几乎在同一时间,在当地的西达赛奈医学中心(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r),一名 20 多岁的华裔见习医生也接触到了这样的怪病案例。他叫大卫·何,中文名是何大一。

  6 月,亚特兰大的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率先。在《发病率与死亡率周刊》(Morbidity and Mortality Weekly Report)上,它发表了关于这些怪病的报告。这种怪病有了历史上第一次正式记载。

  1982 年,这种疾病有了名字: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根据其英文简称 AIDS,人们将它称作「艾滋病」。几年后,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正式确认了导致艾滋病的元凶,一种被命名为「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n immunodeficiency virus)的病毒,简称 HIV。

  科学家逐渐发现,HIV 感染人体后,会在人体内高速,支撑人体免疫功能的 CD4-T 淋巴细胞,导致其数量逐渐下降。免疫机能崩溃,人体便无法抵御各种疾病的,最终怪病缠身,彻底崩溃,等待这副皮囊的便只剩了死亡。

  杜加的死因,是艾滋病引发的肾功能衰竭。在大众眼中,正是这位的「零患者」,将的艾滋病从非洲带到了。

  源自猩猩的HIV通常属于HIV-1,其中有一个名叫HIV-1的O组,而这种病毒的人类感染者主要集中于西非。

  事实上,只有一种HIV在感染人类之后得到了广泛。这个名为HIV-1的M组很可能源自黑猩猩。

  超过90%的HIV感染者都属于M组。这便引发了一个重要问题:HIV-1M组究竟有何特别之处?

  它的传染性并不突出,这一点或许有些出人意料。相反,这种HIV只是充分利用了一系列事件。“促使它快速的是生态因素,而非进化因素。”英国大学的努诺·法利亚(Nuno Faria)说。

  法利亚和他的同事从中非约800名艾滋病感染者身上收集了各种HIV的基因组,并借此绘制了一份HIV系谱图。

  基因组发生新突变的速度非常稳定,所以只要对比两个基因组序列,并计算它们之间的差异,便可了解这两个基因组上一次来自共同的祖先是在什么时候。这项技术已经得到广泛的应用,例如正是借助这项技术,才断定我们与黑猩猩的共同祖先至少生活在700万年前。

  研究人员现在已经调整了方法。他们转而通过历史记录来研究,为什么20世纪20年代在一个非洲城市的HIV感染会最终引发一场席卷全球的大流行。

  20世纪20年代,刚果国还是比利时殖民地,而金沙萨(当时的名字是利奥波德维尔)才刚刚成为首都。

  那里成为了许多年轻男性的淘金圣地,同样也了许多性工作者。于是,HIV病毒便在人群中迅速开来。

  这种病毒并没有局限在金沙萨,在20世纪20年代,这个比属刚果的首都是与联系最为紧密的非洲城市之一。

  于是,艾滋起源HIV病毒充分利用了每年可以运送数十万旅客且覆盖广泛的铁网络,在短短20年间到900英里(1500公里)之外的城市。

  比属刚果获得,并为海地等法语地区提供了充裕的就业机会。当这些年轻的海地人几年后回到家乡时,也把HIV-1M组(B亚型)一同带到了大西洋西岸。

  它于20世纪70年代来到美国,当时正值性解放和LGBTQ运动的兴起,使得纽约和等大都市的性取向不同的人群成为了焦点。于是,HIV再次利用了当时的在美国和欧洲快速。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约纳坦·格莱德(Yonatan Grad)表示,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一直在HIV的基因序列,以及感染的地点及时间数据。“这些数据有助于了解病毒爆发的程度,并将进一步帮助我们了解在什么时候进行公共卫生干预才能起到效果。”

  这种方法也适用于病原体。2014年,格莱德和他的同事马克·林普西奇(Marc Lipsitch)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对整个美国的抗药淋病分布情况展开了调查。

  “由于我们拥有不同时间、不同城市、不同性取向人群的基因组序列样本,所以便可呈现这种病毒在整个国家的分布情况。”林普西奇说。

  另外,他们还,抗药淋病主要存在于曾经有过同性性行为的男性身上。这可以促使加强对高危人群的筛查,从而降低这种疾病进一步的概率。

  艾滋病,即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自从1981年被报道后,就一直成为医学界的一个难题,闻之色变。

  这些年,对于艾滋病的治疗,人类从来没有停止探索的脚步,并且已经取得了丰硕的。今天,小南就带您一同盘点艾滋病的治疗史。

  1981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大学医学中心报告5例男同性恋被诊断为卡氏肺囊虫患者,并伴有巨细胞感染,实验室数据表明,这些男同患者淋巴细胞数降低,T细胞对抗原反应下降或消失,从而提出了艾滋病的概念,这是艾滋病首次被报道,但并不是第一次出现。

  其实,早在1976-1977非洲卢旺达、赞比亚疑似艾滋病患者就已经出现,只是当时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后来的回顾性研究甚至发现,1例1959年非洲镰刀形红细胞贫血症的男性患者血液中检出了艾滋病病毒,从而推测可能早在1959年以前艾滋病患者就已经存在了。虽然更早之前的情况无证可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艾滋病是当时的一种“新”病。

  1982年9月24日,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首次使用AIDS(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来称呼这一疾病。在中文里,它被称为艾滋病,全名是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

  疾病引起了医学界的注意,关于疾病的研究从此来拉开了大幕,首先得搞懂艾滋病的发病原因,导致AIDS的,艾滋病病毒HIV就是这样被发现的,时间要追溯到1983-1986的四年间。

  1983年,法国的巴斯德研究所中心首次从一位晚期卡波西氏肉瘤患者的血液和淋巴结样品中发现新的逆病毒,命名为淋巴腺病相关病毒(L);

  1984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肿瘤研究所从艾滋病患者淋巴中分离出人类噬T细胞病毒Ⅲ(HTLV-Ⅲ),相继美国学者从艾滋病人中分离出艾滋病相关病毒。

  阐明了发病机制,接下来就是探索艾滋病的治疗方案了,虽然尚无有效的治愈方法,但是目前的艾滋病治疗已经取得了很多突破性的进展,对抗艾滋病的历史中,也经历了“山重水复疑无 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历程。

  刚开始医学界一直认为艾滋病仅限于同性恋男性。但很快,人们就发现了一名男性患者的女也感染上了艾滋病,打破了常规认知,“逆病毒可能是艾滋病的病因”的看法迅速占了主流,也为艾滋病药物的研发提供了思。

  1987年3月19日,首个抗艾滋病药物齐多夫定(zidovudine,也称AZT)获批上市,振奋,值得注意的是,新药的上市距离艾滋病的报告只有6年的时间。要知道,一款新药从完成试验到获批上市,往往要经历8到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而齐多夫定只用了20个月,足以看出对于艾滋病治疗的重视。时至今日,齐多夫定依然是抗艾滋病的有效药物。

  艾滋病的研究中,华裔医学家也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这其中“鸡尾酒疗法”的创始人华裔美籍教授何大一做出的研究发现,彻底改变艾滋病治疗的格局。

  这还要从后期对于艾滋病感染者体内多病毒的发现说起,一种药物并不能全部对抗所有的病毒,艾滋病病毒在感染者体内有多种版本。何大一团队发现,如果一次向患者提供3-4种不同的药物,就有望超越HIV病毒的变异速度,住病毒的手脚,这就是著名的“鸡尾酒疗法”理论。第二年的治疗数据表明,艾滋病相关死亡率下降了47%,接近一半,鸡尾酒疗法成为了治疗艾滋病的标准疗法。

  6大类30余种核苷逆酶、非核苷逆酶、以及蛋白酶获批上市,艾滋病已经不再等同于“绝症”,而是成为了一种可控的慢性疾病。

  鉴于HIV的特殊性,身体固有免疫不足、HIV靶向免疫系统以及突变迅速等特点,导致艾滋病疫苗的研发举步维艰,目前还没有艾滋病疫苗研究成功。但是目前关于艾滋病疫苗的研究却从未间断,研究最多的就是DNA疫苗。相信随着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艾滋病疫苗终将有成功的那一天,也是将艾滋病彻底打入冷宫的根本之策。

  9月,疾控中心就取得了新进展——他们根据病情的发展,给该病起了一个名字:获得性免疫功能征(AIDS)。

  杜加的坦诚带来了医学的进步,却也酿成了自己的悲剧——他被为是艾滋病的的源头,铺天盖地的报道他是将疾病带到美国的。

  歧视、、冷漠——不看重负的杜加,于1984年在病痛与的下离开了,年仅31岁。

  20世纪,非洲喀麦隆6%左右的黑猩猩体内携带者HIV病毒。1920年左右的金沙萨,第一例被HIV感染的案例出现。

  而上世纪60年代的非洲,经历了殖民侵略,国内发展很不景气,许多妇女没有挣钱的能力。于是,在非洲大地上,妓院便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在刚果时,有4500多名海地人进入非洲。这些青年在几年后回到家乡,一同带回的还有HIV病毒。

  在干燥高温的下,HIV十分脆弱,分分钟能被——但进入人体后,扮猪吃老虎的它开始。

  根据这个疗法,可以大限度地降低体内病毒含量。其本质是联合抗病毒治疗,也就是说,团结就是力量。

  就在布朗对自己的人生失去希望时,他的主治医师大胆地提出了一个方案——有一种CCR5的基因缺陷,可以抵抗HIV,它免疫系统。

  他成了唯一一个完全治愈的艾滋病患者。直到现在,他依旧健康地活着。(评论区有知乎儿提出来目前为止有两例治愈的案例啦)

  一般认为,洲的猎人通过血液接触(比如,受伤)感染了SIV(猴免疫病毒),随后在人体中慢慢传染,并且突变成了HIV。

  艾滋病的0病人根本不可考,所谓的“和灵长类动物”传染的说法应该是后人牵强附会出来的。

  发现HIV和SIV的关系是1985年,那时候才有了人可能从猩猩感染的推测,想想就知道根本不可能推测出“”这种细节。

  当然,必然会有人说“你无法证明它不是这样传染的啊”——是的我无法证明,但是我愿意往好的地方想。

  艾滋病起源是石猴,是同类相残的结果。我们吃猴子,过去我们讲同类不能相残,真是有一个朴素的道理的。人类到目前为止面临几种很严重的病,还都是同类相残。

  人类的艾滋病最早的第一个被引起重视的病例,可能是美国的一位摇滚手,他有一天突然被送进了纽约的医院,他说他喘不过气来,医生非常惊讶地发现,他的喉管里长满了真菌,长满了他的喉管内侧,浓密到把喉管堵住,呼吸不了空气。

  医生把真菌剔除了以后,没过多久,开始长另外的恶性肿瘤,大夫说根本找不到这种病,他怎么会得出这种病呢?然后又长出更奇怪的肿瘤。

  连续 2~3 次以后,医生们终于意识到,这哥们可能完全没有免疫能力,只有完全没有免疫能力的人,才会被各种各样奇怪的病菌入侵,真菌也好,病毒也好,长出了这样一种的种种症状,所以这样一种免疫系统的缺乏就被记录到了当时的医疗档案,向全世界迅速通告,大家就会发现,在这里有 26 例,在这里有 36 例,在这里有多少例,医学家们开始认识到这是一个病,而且是一个流行性的疾病,这就是艾滋病第一次走入人们视野。

  对于这个病基本不了解,第一位病例,他是一个非常狂热的同性性行为者。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在美国人们对这个同性性行为抱有比较强烈的和恐惧,就是因为跟免疫系统缺乏艾滋病具有很强的联系。

  后来人们发现,艾滋病的主要致病原因是,有一种病毒原体,在人体之内,不停你的白血球,不停吃掉你的白血球,经过了三年、五年或者八年,逐渐把你身体里的所有的白细胞给吃光,所以你的免疫系统都失灵了,这个时候人就跟一个很大的细菌培养皿没有区别的,自己毫无抵御能力,也就成了一块肥肉,任何细菌的种子甚至真菌的种子落在身上,就会茁壮成长,生根发芽,所以到了晚期,到了艾滋病爆发出来的时候,人就会得种种奇形怪状的恶性肿瘤,最后因此而死。

  我们一会再讲伊波拉,基本都是从猴子身上来的。所以猴子跟人,我们讲基本是表兄弟。人类大部分恶性的传染病,都是能够在猩猩猴子身上找到病原体,它是怎么传染的呢?跟非洲一些部落喜欢生吃猴肉有关,所以我们觉得很难了解,他会生吃猴肉,以形补形。

  以形补形绝对不只是中国中医的概念,以形补形几乎是所有传统文明的概念,大家都会觉得一个跟你长得差不多的动物,能够延年益寿。你吃一个像什么样的东西你就能够补你什么样的器官呢?这个大家都有这种想法,所以说很多人在中国牛鞭羊鞭,卖得特别好,其实那个东西煮熟了不就是普通的蛋白质,大家觉得不一样。

  所以很多人吃猴子,非洲人吃猴子,把它当作最鲜美的食物,甚至强调生吃,所以猴子身上的这种病原体就入侵到人体,但以前在没有全球化的时候,这个病就是孤立在雨林里的病,谁又知道呢,没有人知道,但恰恰是在全球化以后,这个病由黑人传给了白人,由白人从非洲带到了美洲。随着人类的交往,成为为人类所面临的共同瘟疫。

  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讲,瘟疫就是文明的产物,所以你看游牧民族的时候,采集的时候,没有什么瘟疫,十几平方公里才一个人,这个哥们莫名其妙就死了,谁也不知道。

  只有出现了城市以后,出现了定居以后,出现了人口稠密以后,才会有所谓大规模的瘟疫,随着人类联系越紧密,的趋势越频繁,原先的雨林深处的天谴就成为了现代文明所面临的共同问题。

  所以我们老讲艾滋病,包括伊波拉,起源就是石猴,我们吃猴子,过去我们讲同类不能相残,真是有一个朴素的道理的。人类到目前为止面临几种很严重的病,还都是同类相残,疯牛病也是一样的,疯牛病就是把牛的脊髓脑髓,拌到饲料里喂牛吃,导致了牛就感染上了这种疾病,构成。

  这种病其实跟土人的一种病是很像的,当地的是食人部落,他每次把的脑髓拿出来煮熟了吃,亲朋好友分享脑髓来表达对于这位死者的,脊髓很鲜美,以前都煮熟了就没事了。有一次可能没怎么煮熟,有个孩子拿手指头戳了一下,然后嘴呲了一下,这个脊髓里的传染病都吃到嘴里,然后这个病人抽搐怪笑,颤抖,小脑萎缩死了。

  最后在颁布不准以后,这种病才得到了遏制,但在这个时候部落的人口基本已经缩小了 90%,有 90% 的人死去了,只剩 10%,由一个上万人的部落变成一个不到一两百人的部落。所以说,同类相残有,吃猴子也可以算吃我们的远亲了,也很多。

  艾滋病和伊博拉就是这样的。但是艾滋病这个病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说?因为这个病它跟性有关,所以很多人谈到艾滋病,就觉得是乱搞,对于以前很多保守的人就讲,这是对于胡乱性行为,对于滥交的一种惩罚,其实这种说法常的和不的,因为人类得艾滋病,为什么呢?它是,艾滋病目前为止,三大途径、血液、母婴,这三大途径,与其说是病人个人的选择,不如说是制度、压力,艾滋起源甚至包括生产方式带来的东西。

  怎么说呢?我们现在讲性行为,大家知道艾滋病的性行为一般有两个途径,一个途径是边缘群体,像一些同性恋群体,一些非主流群体,一些性行为导致的结果,为什么?

  因为据说他们的伴侣不稳定,比较倾向于滥交,所以很容易,所以很多人看同志,他的眼神都不太友好,觉得你这个人人品不好,其实非常没有道理,为什么?边缘群体像同性性行为者为什么会换的很频繁?为什么有的时候会不太正常?跟他所承受的巨大压力,跟他在中被有意的边缘化被压抑,被扭曲是密切相关的,所以在欧洲,一旦对同性性行为予以法律承认,给予以后,反而他们的趋向于稳定,他们的都趋向于正常,艾滋病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了。

  往往是在越压抑,越不承认,越扭曲的地方,这样一种疯狂的边缘的不受制约的行为就越频繁,谁能想到像伊朗这样的国家,能够在全世界艾滋病里排进前 10 位。

  第 2 个,血液,更是一个悲剧,血液艾滋病是。在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去,你要知道我们一般一个人卖一次血,大概要一个月才能恢复。为了多次,像印度,他们进口了一种美国的机器,这个机器可以把血浆留下来,只把要抽的那个红细胞给过滤走,血浆留下,然后把血浆一针打回到你的身体里,这样你恢复快。

  比如说你一个月卖一次,后来你一个礼拜可以卖一次,极大提高收入,可是你要知道美国人用每个人是专门的一套针管,一套袋子,第三世界穷,说很多同样血型的人卖一次,过滤一次,每人打上一针,一大堆人的血浆就混在一起,每人打上一针,这群人里只要有一个人有艾滋病,这群人全部都得得艾滋病。

  说到这个病的起源,所写的内容的确是很久很久(大概是中学的时候,现在我上班两年了,记得肯定不是那么清楚了)以前在一本正经上看到的,并不是什么野鸡。具体什么我也记不清了。

  艾滋病这种共患病一开始潜伏在猴子、猩猩等灵长类动物体内,但是这种病毒不会在猴子、猩猩等动物体内发作,对它们是没有影响的。

  但是亲爱的非洲些有土著部落有个非常特别的习俗:新婚的夫妇会注射大猩猩的血液,因为这些大猩猩的性功能强大,强大的繁衍能力明显是部落开枝散叶的必须条件。于是这些注射了猩猩血液的土著居民里:幸运的孩子注射了没有HIV病毒的血液,啥事儿没有,但是倒霉的孩子刚好注射了携带者的血液,那就倒霉了——恭喜他进入了艾滋病人的世界。

  而且病的不是一个,极有可能在的同时把病毒传染给另一半,再或者性滥交传给同性、多个就传给多个人。

  我们都知道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具有探索的(爱作死的)金发碧眼的歪果仁,他们经常游走于世界各地,打着科学研究的、进行资本主义的式宣传!但是单单只是宣传还好,坏就坏在老外的生活作风不好,到了非洲也不忘播撒“种子”,有措施还好,但有的时候情到浓时哪还记得套子的事儿(害羞捂脸)。再者有的非洲小伙也会带着病毒去最求梦想,病毒也有一部分是这么被带走的,白人表示:锅也不能全我们背。。。

  于是那些带着HIV病毒的歪果仁回到家再和老婆一顿干柴烈火、去的时候、搞基的时候.......

  于是这种共患病就开来了,再等老外来我天朝或者和良家妇女为爱鼓掌的时候,我天朝也中枪了。

  那我只能说:一切都怪交通太发达,哪都能去、哪的怪病都能开,一定不是因为管不住胯下的二两骚肉哦,哈哈哈哈哈哈

  这深不见底的丛林,只有6%的黑猩猩携带者HIV病毒,强子挑选了一个错误的对手,人类新的命运被打开了。

  上世纪60年代的非洲,殖民者纷纷跑,经济不景气,赚钱靠自己。刚果河两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妓院中,一个失足妇女每年接客量高达1000人。

  它们利用细胞中的原件新的自己。最终病毒榨干了细胞,又光鲜亮丽地去寻找新欢,在人类,这种行为叫做渣男。

  HIV不停,不断你体内的免疫系统,但你看你起来依然很健康,这个虚假繁荣的状态可以长达十几年,被称为潜伏期。

  这个让星球最智慧的生物难以招架的HIV病毒,只是一颗直径120纳米,含2条RNA链的简单生命体。

  20年前,中学生暑期发的艾滋病科普书籍中认为,19世纪末20世纪初(应该没记错),大量欧美船只在非洲停靠期间,船上的水手在当地,而当地一些土著,有将猴子血注射或涂抹在身上的习俗,认为可以增强性能力,这个说法我认为比吃猴子肉或是处理尸体感染的说法可信度高,毕竟hiv是在空气中脆弱的一匹的病毒

  艾滋病最早的发现在美国。但是作为起源也不能肯定于非洲。实际有一种想法。因为非洲的医疗卫生的条件很差。所以刻板认为起源于非洲。不能用不肯定事实,来成为。艾滋病传染的多少,一个原因是寄生体,另一个原因是习惯。而不是区域划分。这才是正确研究思。

  对艾滋病治疗,还探索之中,有些传染病仍然没有找到方法。但艾滋病患者普遍于生命开始延长。所以说,科学治疗于艾滋病的进程还是很快的。

  艾滋病是人感染人免疫缺陷病毒引起,所以全名叫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人免疫缺陷病毒只感染人,不会感染其它生物,关于这种病毒起源目前不太清楚。多数人认为人免疫缺陷病毒是由一种在非洲猿猴中的猿猴免疫缺陷病毒变异而来,并迅速在非洲人群中,并到全世界,首先发现并命名这种病是在1981年的美国。

原文标题:艾滋起源,艾滋病的起源是怎样的? 网址:http://www.profollicaquestions.com/jiaoyupindao/2020/0214/10491.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弱肉强食新闻网 www.profollicaquestion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