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赵志勇案入选最高型案例 曾2强姧5名未成年

军事频道 2020-05-23153未知admin

  最高2020年5月18日通报了7起侵害未成年益典型案例,其中25人32起的河南赵志勇案入选。

  据通报,2015年6月至2017年1月,被告人赵某某与同案被告人李某(女,已)经共谋,由李某到河南省某县的初中学校寻生供赵某某。李某纠集刘某、吴某某、蒋某某、郝某(均另案处理)、谷某某、秦某某、李某某、赵某某(以上人员均系未成年人)等人,采取、、拍照片等手段,先后被害人朱某某等在校初中女学生与赵某某发生性关系,共计25人32起,其中14人19起。

  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赵某某他人采用、或者手段,妇女、,其行为已构成罪。赵某某犯罪性质特别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危害性极大,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依照《中刑法》等相关,以罪判处被告人赵某某,。最高经复核,依法核准被告人。赵某某已于2019年6月4日被执行。

  界面新闻注意到,河南省开封市中级官网曾发布消息称,2019年6月4日,遵照最高下达的执行命令,开封市中院对罪犯赵志勇依法执行。

  2015年5月至2017年1月,罪犯赵志勇与同案罪犯李娜共谋,李娜等人先后将25名未成年在校女生带至酒店或者赵志勇,由赵志勇实施。

  开封市中院发布的曾显示,赵志勇初中文化,河南省尉氏县人,原系河南省开封市天源面业有限代表人、十三届开封市总商会副会长、尉氏县工商业联合会、尉氏县第十一届、十二届、十三届代表。

  开封市中院于2018年10月23日公开宣判,以罪判处被告人赵志勇,;以罪,组织、罪并罚,判处同案被告人李娜,缓期二年执行,,对李娜减刑。河南省高级于2018年12月20日依法开庭审理后当庭宣判,驳回被告人赵志勇上诉,维持原判。

  最高法认为,本案被告人赵某某身为代表人,同时兼任多项职务,有着较高的地位,却,做出如此之事。赵某某的行为虽未造成被害人重伤或死亡,但其对被害人的心理和生理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危害性极大,影响极其恶劣。依法判处并对赵某某执行,彰显了从严打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绝不手软的鲜明立场和态度。

  据最高法介绍,2013年至2019年,全国依法审理拐卖儿童、猥亵儿童、组织儿童乞讨等侵害未成年益的刑事案件28975件,惩处罪犯29787人。全国依法审理涉及未成年人抚养、抚育、监护、等民事案件共计713671件,同比增长34.18%。

  被告人何某为达到利用供他人嫖宿牟利的目的,单独或与他人作案,使用、劫持手段,将被害人常某某(8周岁)、有智力残疾的谢某某(13周岁)、被害人杜某某(10周岁)在出租内。期间何某多次对三名被害人实施,并致常某某轻伤,杜某某轻微伤。何某还拍摄三名被害人照片及视频并通过QQ发布招嫖信息,三名被害人。

  经审理认为,被告人何某采取、劫持等手段将不满十四周岁的,后并其,其行为构成罪、罪;何某故意他人身体健康,其行为还构成故意罪,且具有多人、多次的情节,犯罪动机,性质、情节恶劣,手段残,人身性和危害性极大,极其严重,应依法从重处罚。依照《中刑法》等相关,以罪判处被告人何某,;以罪判处十五年,并处罚金币五万元;以故意罪判处二年零六个月;决定执行,,并处罚金币五万元。最高经复核,依法核准被告人何某。何某已于2019年7月24日被执行。

  性侵害未成年人的案件严重侵害未成年被害人的身心健康,严重影响广大群众安全感,性质恶劣,危害严重。对此类案件要依法从重从快惩治,对极其严重的,要依法判处,让犯罪受到应有制裁。

  近年来,犯罪利用网络实施犯罪的案件有所增加。未成年人辨别能力、防范意识相对较弱,更容易成为对象。本案警示我们,一定要加强网络监管,加强对未成年人的网络;网络企业要强化责任,切实履行网络安全、净化网络空间的法律义务;学校、家庭要加强对未成年人使用网络情况的监督,教育引导未成年人增强意识和能力。

  同时,本案也提示学校、老师、家庭、家长,一定要切实履行未成年人、监律责任。本案第三名被害人在上学途中被劫持,学校老师发现被害人未到校后及时通知家长,家长报案后,机关通过锁定犯罪的藏匿地点,及时解救了被害人,并将犯罪绳之以法,从而避免了犯罪继续为非,更多未成年人受到侵害。

  2015年6月至2017年1月,被告人赵某某与同案被告人李某(女,已)经共谋,由李某到河南省某县的初中学校寻生供赵某某。李某纠集刘某、吴某某、蒋某某、郝某(均另案处理)、谷某某、秦某某、李某某、赵某某(以上人员均系未成年人)等人,采取、、拍照片等手段,先后被害人朱某某等在校初中女学生与赵某某发生性关系,共计25人32起,其中14人19起。

  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赵某某他人采用、或者手段,妇女、,其行为已构成罪。赵某某犯罪性质特别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危害性极大,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依照《中刑法》等相关,以罪判处被告人赵某某,。最高经复核,依法核准被告人。赵某某已于2019年6月4日被执行。

  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严重损害儿童权益,对此类犯罪历来“零容”“处”的立场。对犯罪性质、情节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的,依法判处,绝不姑息。本案被告人赵某某身为代表人,同时兼任多项职务,有着较高的地位,却,做出如此之事。赵某某的行为虽未造成被害人重伤或死亡,但其对被害人的心理和生理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危害性极大,影响极其恶劣。依法判处并对赵某某执行,彰显了从严打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绝不手软的鲜明立场和态度。

  2013年4月至2014年8月,被告人王某通过网络聊天、电话联系等方式,或经张某(另案处理,已)、侯某某(未满十四周岁)等人介绍,以、等强制手段与多名未成年被害人发生性关系,或明知多名被害人是不满十四周岁的仍与之发生性关系,先后对14名被害人实施23次,其中不满十四周岁的11人。

  经审理认为,强姧视频被告人王某采用、手段与多名未成年被害人发生性关系,或明知多名被害人是未满十四周岁的仍与其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构成罪。王某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王某的行为致使被害人的身心受到极大,其犯罪性质和情节极其恶劣,危害极大,极其严重,应当予以。依照《中刑法》等相关,以罪判处被告人王某,。最高经复核,依法核准被告人。

  本案系一起典型的利用网络平台,以等方式,利用未成年少女和意识弱,对之实施性侵害的刑事案件。在本案中,王某犯罪时即选择在校学生作为对象,被害人案发时均系小学或初中在校学生,其行为挑战伦理底线,主观动机极其。王某的行为虽未造成被害人重伤或死亡,但对被害人生理心理造成严重,危害性极大,影响极其恶劣。对王某判处并执行,是严格司法的必然要求,是彰显公平的必然要求。

  被害人甲巴某某(彝族)生前在渔船打工。2017年11月,强姧视频甲巴某某在从事捕捞作业时与船员郭某因琐事发生争执厮打,郭某持刀捅刺甲巴某某,致其死亡。案件办理过程中,山东高院承办了解到被害人甲巴某某家深处四川大凉山腹地的昭觉县,是国家重点扶持贫困县,甲巴某某后,留下6名未成年子女,妻子没有固定收入,家庭生活非常困顿。考虑到上述情况,承办向院司法救助委员会提出了司法救助申请。

  山东高院司法救助委员会经审查认为,甲巴某某后,其家庭生活困难,符合救助条件。为切实6名未成年子女的健康成长,本着“细致关怀、精准救助”的工作,用足用好司法救助政策,为其家庭申请了23万元司法救助金。

  未成年人司法救助是少年审判工作一项非常重要的延伸职能,本案是山东高院开展的首例跨省对少数民族未成年当事人进行司法救助的案件。为确保司法救助金能够切实保障孩子们的生活和学习,承办亲自将司法救助金和相关手续送到大山深处的被害人家,向被害子了司法救助的用意,与其签订了司法救助金使用监管协议,并邀请村支书作为人,由村支书监督救助金的使用情况。

  经后续追踪,因为有司法救助金的支持,被害人的未成年子女的学习、生活和成长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这次跨省司法救助,在当地引发了强烈的反响,让更多更远的人了解到未成年人司法救助工作,感受到了司法的温度 。

  第三人张某某未经行政机关许可、备案,在自住内开办课外班。被告张某在未取得相关资质的情况下,了原告周某等六名儿童,在张某某的培训场地开办中国舞培训班。2018年6月,周某下腰动作时,张某周某应加大下腰动作幅度,但未指导其适度动作,未予扶托,导致周某摔倒。周某回家当晚,发现有下肢肌力改变等症状,经多家医院住院治疗,后其伤情鉴定为伤残。周某遂提讼,要求判令张某承担主要责任,张某某承担次要责任。

  经审理认为,被告张某未取得相关资格证书,不具备儿童舞蹈教学的资格和能力,在培训教学中,未根据未成年人的生理特点合理安排和休息,在原告周某已连续多次下腰后周某加大动作幅度,强姧视频且未予扶托,导致周某受到严重身体。张某对周某受伤应承担主要责任。第三人张某某未经主管机构批准、备案开办校外培训机构,对张某是否具备舞蹈教学的能力和资质进行审查和监督,对周某受伤应承担次要责任。判决被告张某赔偿原告周某各项损失948 168.26元;第三人张某某赔偿原告周某各项损失222 542元。

  近年来,校外教育培训市场繁荣,一定程度上为未成年人的全面发展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但由于监管机制和安全保障工作的不完善,未成年人在培训机构受到损害的事件屡见不鲜。培训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因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导致未成年人受到的,应当依法承担侵权责任。

  本案也警示广大家长,在选择校外培训机构时,应认真审查培训机构的办学许可、备案登记情况,对培训机构的安全保障机制、培训人员的从业资质要尽可能有所了解,确保孩子在、规范、安全的培训机构接受教育。有关主管部门应当切实强化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日常监管,对未经许可擅自开办的培训机构要及时,对未履行从业人员资质审查、培训场所安全保障等义务的培训机构要依法惩处。

  陈某未婚生育一子小吕,小吕出生后被诊断患有多种疾病,治疗费用高昂且难以治愈。小吕生父瞿某因病身亡,陈某自小吕出生起便将小吕滞留在医院不予照料。以遗弃罪判处陈某十个月。小吕被送至上海市儿童临时中心。鉴于小吕生父身亡,母亲未尽监护人职责,且小吕祖辈均表示无力抚养小吕,上海市儿童临时中心向普陀区提讼,要求撤销陈某的监护权,并指定第三人静安区某居委会作为小吕的监护人承担监护责任。

  经审理认为,父母有抚养、教育和未成年子女,保障其健康成长的义务。被申请人陈某作为小吕的母亲,对患有多种疾病的小吕不履行监护职责,抚养,不提供小吕所必需的生活、医疗保障,严重侵害了未成年人的权益。故对申请人上海市儿童临时中心要求撤销陈某对小吕监护人资格的申请,依法予以支持。由于被监护人小吕目前没有亲属适合作为其监护人,第三人上海市静安区某居委会作为陈某户籍所在地居委会,表示愿意承担小吕的监护职责,故指定该居委会作为小吕监护人。

  本案是司法实践中多部门联合未成年益的典型案例。案件受理后,开展庭前调查,聘请观护员对相关监护人及本案的后续安置、抚养、审核监护机构资质等情况进行审查。在审理过程中,依法高效原则,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与申请确认监护人两案同时立案、同步审理、同日判决。在没有近亲属适合担任监护人的情况下,按照最有利于被监护人成长的原则,指定当地居委会担任小吕的监护人,避免被监护人出现监护真空的困境。宣判后,办案和持续对当事人进行回访,关爱观护其健康成长。

  马某为适龄入学儿童,其监护人马某哈、马某格牙无正当理由,未将马某按时送入学校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经青海省化隆自治县扎巴镇认定,马某哈、马某格牙的行为违反了《中义务教育法》的,于2018年9月做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对马某哈、马某格牙处以罚款,并责令将马某送入学校就读。被执行人马某哈、马某格牙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后,在期限内未申请复议,也未提讼,且拒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镇于2019年3月向申请强制执行。

  依法裁定,准予强制执行青海省化隆自治县扎巴镇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裁定作出后,经多次执行,两名被执行人拒不履行义务。对被执行人马某哈依法作出了行政十五日的决定书。在期间,被执行人马某哈、马某格牙履行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所确定的义务,马某现已入学就读。

  青海省化隆自治县属特困区,当地农民有的不重视教育,不让适龄子女接受义务教育的现象较为普遍,严重违反义务教育法,严重监护职责。近年来,化隆自治县针对这一情况,采取了多项举措开展“控辍保学”集中行动。一年多来,化隆自治县受理了几十起控辍保学的行政非诉案件,本案就是其中一起。在审理此类案件时,采取了巡回就地开庭的方式,以案释法,对旁听群众深入细致义务教育法、未成年人保等有关法律政策,让群众明白了作为监护人不送适龄子女上学是一种违法行为,要依法承担法律责任。通过此类案件的审理和执行,有力了未成年益,使100多名留守儿童重返校园,受教育权得到法律保障。

原文标题:河南赵志勇案入选最高型案例 曾2强姧5名未成年 网址:http://www.profollicaquestions.com/junshipindao/2020/0523/35321.html

上一篇:黄春荣-首页 下一篇:黄春荣_体育

Copyright © 2002-2020 弱肉强食新闻网 www.profollicaquestion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