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功能)大师出来了

科技频道 2020-02-14134未知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张宝胜,男,生于1960年,辽宁人。初中文化,辽宁某铅矿勤杂工。当耳朵识字兴起之时,张宝胜即自己有非眼视觉功能,并能进行送物取货表演。曾进行功能表演等,后因欺诈被驳斥。

  经国防科工委批准,1983年6月2日,张宝胜被正式调入507所,从此,张宝胜的足迹遍布包括等在内的11所在的单位或家庭寓所,通过表演,他赢得了、中国、国宝级师、等美誉,成为享受专车、专宅、专职服务员的领导级待遇的国宝。

  1988年5月21日,、林自新、庆承瑞和铁文工团提日立等去观看由507所所长陈信主持的向部、国家科委、国防科工委、等几个部门的几位领导作出的张宝胜汇报表演,结果等人发现被张宝胜抖出药片的药瓶已被偷偷打开过;把字条放进信封并在封口签字后,张宝胜认不出;张宝胜自愿表演使嚼碎的名片复原的节目时,调包的被提日立发现……事后等三人写出《超人张宝胜走麦城》一文,于7年后在《青年报》登发。

  1990年7月28日,美籍华人袁志道听说张宝胜有把烟灰缸变进别人肚子里的功能,就请张到宾馆,自愿受试,结果张宝胜大出洋相。

  1995年8月11日,张宝胜在餐厅表演抖药片时,由于事先抖出来藏在身上的鱼肝油药丸受热粘结,结果粘在张宝胜手中抖也抖不下,张宝胜出尽洋相,不得已躲开门外云集的记者,从不常使用的一张小门往一工地方向悄悄溜走。

  1995年8月26日《张宝胜走麦城的迟到的报告》发表之后,又逢1995年中国反伪势头正猛,张宝胜在餐厅最后的表演后,悄无声息了。

  张宝胜完成的最后演出之后的轨迹也有很多的传闻,比如很多网站都对这之后的张宝胜做一报道介绍,如:龙腾的《张宝胜近况》、看看新闻网《历史另一面:“”张宝胜》

  大约是因为我们持“偏执”态度的原因,终于被邀请去参加一次由生理研究所和“超人”张宝胜向部、国家科委、国防科工委、宣传部等几位领导同志的汇报会兼表演会。中心内容是“鉴定”张宝胜究竟有没有从某个封闭了的瓶子里取出药片或有机玻璃片或任何固态实物的能力。主办单位同意由我们提供测试样品,并且以我们的样品作为是否成功的标准。条件是所准备的玻璃样品要留有“小孔”,以便“气”能方便地透入瓶内。这一点,我们照办了,因为药片或有机玻璃片的体积远远大于“小孔”,如果“气”能这些物品“穿孔”而出,自然也是“伟大成就”!主办人还说,张宝胜为了培养情绪,积累能力,在表演过程中,需要地在会场上出出进进。我们提出,为防有弊,不得将测试样品拿出室外,而是放在场内——大家都看得见的桌子上。我们还提出,为了防止“汇报表演”搞成魔术表演,可否由我们请几位魔术师到场“参观”,主办人也同意了,双方相约不将请魔术师到场的信息通知张宝胜,以免影响他神奇的功能。于是我们便请了杂技团和铁文工团的五位高级魔术师和杂技演员到场。由于年深月久,恕我们已忘记了他们的姓名,只记得有一位以表演“空中钓鱼”而享誉国内外的铁文工团杂技演员提曰立同志。

  样品准备的中心环节是防止“掉包”。我们请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吹玻璃的老特地吹制了5个难以仿制的样品,亦即在留有“小孔”但有不同外形试管里放置了编了的药丸,有机玻璃片……据说高速摄影机曾“拍摄”到张宝胜抖落药片时,药丸“半截在外,半截在内”的铜丝的出现。

  汇报会由8时30分开始,首先由生理研究所的某位同志报告实验进程,结论是“物品穿壁现象,已是科学地确定了的事实”。

  9时30分,张宝胜对我们所带样品进行测试。据主办人告诉我们,以张宝胜功能之强,大约半小时就可以实现。为了测试进行,主办人把我们这几位质疑者安排在最靠近张宝胜座位的地方,魔术师和杂技演员分布在前后左右,整个参加这一测试活动的约有60余人。

  张宝胜拿起样品摇晃了几下,就放在桌子上,然后一动也不动地坐位子上,半小时,一小时,一个半小时过去了,5个测试样品,竟然没有任何一个药丸、玻璃片从试管中“流”出来!主持人有点沉不住气了,凑到张宝胜耳边,对他耳语。

  11时30分,仍然没有动静。于是场外的另外两位人体功能“次强”的“超人”,拿起一只药瓶(注意:不是我们准备的样品),从中抖出许多药片!只听邻桌发生了“砰”的一声巨响!,大家的眼睛都投向邻桌。这时,大声说:“大家看张宝胜,不要受声音的影响。”主持人也说,测试以张宝胜取出这5份样品中的任何一种为准。

  12时,大师出来了依然没动静。12时30分,大家肌肠辘辘。主持人宣布,今天的汇报会是否可暂不进行测试,而改为表演会。他先由张宝胜表演他最熟悉的项目,以便“培养情绪”,然后测试正式的样品。大家同意了。

  表演的第一项目“”识字。生理所拿来一个信封,内中装了两张新的二角币。大家公推、林自新书写。何林二人写了一串长长的物理,又写了一句唐诗:“一枝红杏出墙来”。信封封好了,大师出来了又由在接缝处签了6个“何”字。

  这样一个精心密封的信封,就由张宝胜“”里面的字句。张宝胜拿了这一信封,反复查看,反复折叠,忽而左手,忽而右手,忽而放在桌上,忽而又拿回手中,迟迟认不出字来!

  此时,张宝胜向主持人耳语了一阵,愿意先做别的表演,即把名片嚼烂,由他“拍”还原。观看汇报表演的一位当即拿出一张蓝色的名片。说,“在嚼碎前,可否由我签一个名字?”大家说“好”!,于是即签了名,并交给了主持人。主持人把名片对折后放在口中。这时,张宝胜当即对主持人耳语:“这一表演不做了!”

  于是,主持人宣布,张宝胜将表演另一个项目,将一块糖塞在刚才由签名的密封的信封里。接着,张宝胜就将这一“密封”的信封卷在一支钢笔上,让坐在一旁的×部长握在手中。为了“培养情绪”,张宝胜离开了会场。

  这时,魔术师提曰立说:“部长,你能否‘打开’一下,看看你拿的信封,是否仍是何老师签字的那个信封?”×部长打开一看,果然已经“掉包”。这已不是原先署有生理所的那只信封,而且封口敞开,里面什么也没有!至于那个签上6个“何”字,并“密封”的信封,已被张宝胜掉换去进行“”了。

  大家噪动起来。纷纷说这一表演已没有意义。此时,张宝胜已由外面回来,主动对×部长说,原来准备的“签名密封”的信封,已“变”到桌子的那一头去了。可是,坐在桌子那一头的人翻皮包、掏口袋,都没能找出由签封的那只信封。

  于是,张宝胜又改为进行他最“拿手”的由药瓶里抖落出药丸的表演。我们当即拿出一个带有防伪用的塑料环的药瓶,贴上玻璃封条,签上名字。但同时要了一台精密天平,称量了这一药瓶的重量。

  14时,庆承瑞和站起来说:“这一表演已没有意义”于是离开会场。下面是林自新等其它质疑者以及在会60多人所看到的事实。

  15时30分,张宝胜终于把药片从药瓶里抖落出来。可是,绕在养料瓶外的玻璃胶纸已被撕开,而且防伪用的养料环已经脱落。这只能说明瓶盖已被打开过!

  但是,会后流传说:“这是的人体功能‘特强’,把张宝胜给压住了”——这里本人要借此机会声明一下:“我从来没有什么功能,也不会魔术表演。我虽然坐在旁边,以的眼光着张宝胜,但没有能力发现张宝胜的‘掉包’,掉包是铁文工团的魔术师发现的。”

  林自新和曾参加过一次由高能物理所所长叶铭汉教授所主持的张宝胜表演会。张宝胜曾把“密封”的信封交到叶铭汉所长的手中,在他进进出出会场之后,就写下了信封中纸上所写的“真是不可思议,越是不可思议,越是值得思议”。做这个试样的一位博士后立即站出来证明完全正确无误,三个议中,有一个议故意写成繁体“言”旁,而张宝胜却准确无误地看了出来,写了出来。但是,当时的林自新和没能看出他的“把戏”,更没有“特强”的功能“压住”张宝胜。

  有人会说,刘学武是利用魔术手段行骗,并不能说明真有功能的人也在行骗。那么让我们看看堪称坐我国功能第一把交椅的张宝胜是如何行骗的。

  《青年报》于1995年 5月26日刊登了由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先生、《科技日报》社前社长兼总编辑林自新先生、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庆承瑞研究员合写的文章——《迟到的报导——“奇人”张宝胜败走麦城实录》。文章详细地揭露了张宝胜在1988年在向部、国家科委、国防科工委、宣传部等几位领导同志的汇报会兼表演会上,采取手段弄虚作假,当场被魔术师和科学家们看穿的事实。

  面对揭露,个别张宝胜的捧出者、者、支持者们,为了极其被动和不利的影响,在又为张宝胜安排了一次表演,已经了的部分观众,当场就看破了张宝胜再次作弊的。《工人日报》对此也作了详细报道。

  除上述行为外,中医药大学的宋教授也向我介绍了他本人被张宝胜的一件事。那是在一次特地邀请张宝胜参加的上,大家一致请这位让老乡们脸上增光的老乡给表演转移表针的绝活儿。宋教授主动拿出自己一块高级手表(因张只拿高级手表表演),请张表演。张让宋自己握住表,张的两手放在宋手的上下来回转动。宋突然感觉自己的手指被很快地扳动一下,但感觉手表还在手中。这时张说他要到外边,嘱宋不要动。待张走后,宋悄悄看了一下手中的表,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手中握的已经不是自己那块表了。过了一会儿,张回到宋的身边,又继续象刚才那样将手放在宋的手上转来转去,宋的手指又突然被快速扳了一下。这时张宝胜宣布说表针已被移走。大家过来一看果然如此,极其动情地为亲眼所见的情景鼓掌喝彩起来。宋教授则拘于老乡的面子不好意思当场,并以为回去将表针安上可照样使用。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回去打开表一检查,里边的机械零件全都严重震坏已无法修复。这位老乡对老乡真是手下无情。而这种事情我们研究室的三名研究生也有过亲身经历。

  我室一名研究生大学时的老师与张宝胜很熟悉。经这老师的介绍,张同意接待我室的三位研究生(当时他们没有公开身份)。表演的内容是转移表针和烧衣服。当时最好的表是来自省的研究生的全自动表。张接过表后将其交给他的助手握住,当时是否真的交给不得而知。而张在此后数次离开现场到套间去。其中一次进去后,只听他在里边放自来水声音很响,同时听到几声物体敲击声。又过一会儿,张走出来,从助手那里取过表来,说他已将表针移走。大家一看,果然如此。

  研究生请张将表针再给移回来,以便回去后安上再用。张说就在你们座位附近。三人蹲在那里好一通搜索也毫无踪影,大师出来了只好又求张。这时张又走进套间,出来后甩手一指说,你们再找找看。就在张甩手时,三人都看到有东西从张的手上落下。他们再一看,刚才三人找遍了也没有表针的地方,非常明显地出现了三个表针。

  此外,张又表演了烧衣服,结果将来自安徽的研究生的毛料衣服烧了几个大洞。在表演烧衣服的过程中,张也数次进入套间,后来一次出来时,将衣服罩在手上,手在衣服里摩擦转动,一会儿三人嗅到了类似划着火柴的气味,同时衣服也冒烟燃着了。

  三人回来后带着手表和衣服去部的一个部门进行了检验,发现相对表把的一面就可见到很严重的撞击痕迹,手表内部的零件七零八落已不可修复。显然是张在进入套间后,在放自来水声音的掩护下,磕掉表蒙和表针,再将表蒙按上拿出来。对衣服燃烧的部位和未烧的正常部位取样,分别进行光谱,发现烧坏的部位比正常部位增加了易燃物质的元素成分。张宝胜的手段!

  医学工程研究所对功能人士张宝胜做了50次有关突破空间障碍的实验,所有封装进入透明玻璃瓶的药片或玻璃试片均做上独特的记,然后将瓶口烧结。结果张宝胜有25次可以成功的将部份试样从瓶内移出到瓶外,而瓶子没有破。用每秒400张速度的高速摄影机拍摄,可以拍到药片突破器壁之连续过程。这说明医学工程研究所有包庇张宝胜之嫌!

  1984年7月一连3天连载了3篇特稿,介绍了中国从年中所兴起的一阵“伪”及“假功能”的风潮,其中最著名的是由中国科学院院士所领衔于6月2日发表在日报第一版的一篇性的文章,的矛头指向了中国最有名的功能人士---张宝胜。文中指出在1988年间,何院士率领几个魔术师亲自测试了张宝胜的“药片穿瓶”及“信封内文字”的能力,结果两个小时内药片穿瓶的实验没有成功;“力”实验则当场拆穿张宝胜作弊。因此文章下了一个结论:张宝胜所有功能都是假的。

原文标题:虚假功能)大师出来了 网址:http://www.profollicaquestions.com/kejipindao/2020/0214/1023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弱肉强食新闻网 www.profollicaquestion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