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哥说:洪山菜薹的传奇

新闻频道 2020-03-04165未知admin

  很早以前,洪山菜薹被会吃的武誉为楚天名菜。清代叶调元《汉口竹枝词》云:“不须考究食单方,冬月人家食品良,米酒汤圆宵夜好,鳊鱼肥美菜薹香”。在民间的饭桌上,以把吃炒菜薹看成一件十分惬意的事。

  关于洪山菜薹的传说是这样的:很久以前,一个妇女逃荒来到了武昌洪山,见一个四岁的孤儿在旁苦叫,自称名叫薹子。妇女可怜这个孤儿,把自己棉衣脱下,给薹子披上,带着他一起讨饭。他们走到一间破子门口,实在饿得走不动了,听见屋里有人咳嗽,便走了进去,床上躺着一个老奶奶。老奶奶看见进来两个讨饭的,叹口气说:“我快不行了,家里还有半斤腊肉,挂上门背后,你们把它拿走吃了吧。”这妇女不心把腊肉拿走,更不心让老人孤零零地饿死在小屋里,便四处打量还有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吃。发现门后放了一些野菜,长长的梗儿紫红色,开着黄花,就问能不能吃。

  老奶奶说:“洪山有一块宝地,长的尽是这种野菜,我就是靠吃它,才活下来的。”妇女她当天就冒着寒风到洪山上,找到那块宝地,割了好多紫红色的野菜,割了点腊肉和野菜一起炒了,三人各吃一碗,不光味道好,也好了。除了他们三人充饥外,多的就拿到街上去卖。人们尝了,都说好吃,争着要买,很快传开了,这菜就出了名。这妇女得了很多钱,养活了三口人,度过了荒年。后就用捡来的孤儿的名字,叫它菜薹。因为这种紫色的菜薹只有洪山有,又叫它洪山菜薹。它的品种有“十月红”、“一窝丝”、“红叶股子”、“绿叶大股子”、“胭脂红”、“迟不醒”等,其中“大股子”又叫“喇叭头”,是洪山区培植的优良品种。

  说起我们的菜薹,历史上对它的传闻趣事不少。如苏东坡兄妹为了吃洪山菜薹曾三次到武昌,前两次因故未能如愿。第三次来时,不想因冰冻菜薹推迟了抽薹,苏东坡特意在武昌留驻多日,直到尝到菜薹方才离去;清代的慈禧太后曾派人专程到菜薹,并封为“金殿玉菜”。黎元洪还曾用火车把洪山的土运到种菜薹,结果不是那个味。文人墨客对它的诵咏也蛮多,范成大有“菘心青椒芥苔肥”,杨万里“苔菘正自有风味”等。著名作家池莉在《致无尽岁月》中写道“北方的萝卜味道太淡,湖南四川的辣椒太辣,绍兴的臭豆腐太臭”,只有洪山菜薹才是“美味”。

  于是乎红菜薹愈是身价日高了。物以稀为贵。洪山菜薹产区小,也只有以武昌洪山宝通寺至卓刀泉九岭十八凹一带出产的品质最佳,所以历来视其为正。

  虽然同样的菜种,同样的方法栽培,洪山宝通寺附近长出的菜薹就是不一样,究其原因,还是洪山的土壤特别适合菜薹生长条件的缘故。独特的地理优势。现仅洪山区的栽种达到5000亩,上市量约5000,折合近1000万斤。 菜薹每年11月上市,次年3月罢园,分为头道薹、二道薹、三道薹。头道薹在霜降前后,二道薹在腊月间,三道薹是正月十五过后。菜薹有一个奇特之处,天气愈寒,生长愈好,大雪后抽薹长出的花茎,色泽最红,水份最足,脆性最好,口感最佳,民间有“梅兰竹菊经霜翠,不及菜薹雪后娇”之说。

  我们的菜薹与别的蔬菜不同,很有亲和力,它素炒不淡薄,独有天生的妩媚;荤炒不油腻,能与牛百叶、火腿、虾仁、鸭脯做出各种佳肴,使快朵颐。

  最常见就是菜薹炒腊肉。做这个菜,菜薹要掐成4厘米长的段,取嫩的部分。腊肉最好新腌制、收尽咸潮的,以肥瘦相间、颜色红润为好。先把姜末稍煸一下,再放入腊肉,煸出部分腊油后捞起。接着放入菜薹,使腊油香融入菜薹中,再加腊肉合炒。要急火、快炒,不能久焖,如果能在中途滴点醋,效果更佳。

  还有一道叫“口蘑菜薹”,据说是谭家菜,有点历史。做法是:菜薹先在锅里煸一下,加进鸡汤、料酒、盐和很少一点的白糖,再加入切成片的鲜口蘑,烧几分钟,把菜薹捞起摆在盘中。再把锅里的汤汁勾芡淋在菜薹上。这个菜粗菜细做,鲜嫩而清香,有点像吃上汤蔬菜的感觉。

  若谈创新,还可以薹段炒虾仁、海米炒菜薹、酥炸菜薹花、沙拉菜薹等。有的人还将萝卜丝与菜薹凉拌,还可以腌菜薹吃,有的人还将肥肉片与菜薹干烧,真是只要你有心,菜薹可以吃出多种滋味啊!

原文标题:九哥说:洪山菜薹的传奇 网址:http://www.profollicaquestions.com/xinwenpindao/2020/0304/1475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弱肉强食新闻网 www.profollicaquestion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